蚱蜢_鲸-11

伊坂幸太郎
鬼话 - 惊悚悬疑
总共42章(已完结收藏

蚱蜢 精彩片段:

鲸-11

如果是“蝉”,用“尸骸”表示或许要比用“尸体”恰当一点,鲸俯视着地上的年轻人如是想。他望向被杉树包围的狭窄天空,那就像覆盖住周围的一层膜,连枪响的尾音都被吸收了。

很久没有开枪了。鲸回想起第一次开枪射击、第一次杀人的情景。

拉扯出来的记忆染成了青色,人物、背景住家与道路全由浓淡不一的青色构成。像旧照片一样,记忆也会模糊泛青。

鲸走在漆黑的杉林里,脑中浮现那片泛青的情景。

二十岁的鲸体格和现在没太大差别,但脸上的皱纹没有现在这么多,额头上的横纹也很浅。当时他在报摊工作,住在紧邻山手线的木造公寓,完全没想过要离开那个狭小的城镇。

生锈的公寓楼梯、巷弄的机车声、列车经过时的震动——这些都在脑海里复苏。

鲸已经忘了会在报摊工作的原因了,他只记得当时他不看地图在住宅区四处游走,挨家挨户按门铃,推销报纸。如果碰到态度恶劣的住户,鲸便硬是推开门,恐吓对方,积极推销和收款。

当时鲸对店老板满腹不满,那个倨傲地坐在店内的痴肥老板总是拿鲸当家臣使唤,他偏黑的皮肤与卷翘得厉害的头发浮现眼前。老板动不动就说“你啊,就只有块头大”,发薪水时也是不屑地扔在地上。就是当时郁闷凄冷的心情让记忆褪化成青色吗?

这是一段阴郁的过去。

老板总是盛气凌人,充满了意图支配鲸的人生的傲慢,他曾夸张地说:“搞不好你是我操纵的人偶。”

鲸第一次开枪就是在那时候。一次推销报纸时,他遇到一个不正派的客人,详情他忘了,总之客人把枪给了他——不,或许是鲸抢来的,他带着枪回到店里,朝店长开枪。那一枪没有丝毫犹豫、成就感,不觉爽快也不感到狂热。

不久前他曾听老板噘着嘴抱怨着“没钱啊没钱”,嚷嚷着“受不了,真想一死了之”,十几岁的鲸听在耳朵里便顺理成章觉得“反正人早晚要死,我只是把时期提前罢了。”

那之后鲸再也不曾开枪,直到今天。离开前鲸曾停下一次脚步,回头望着倒下的蝉,刚才还在痉挛的他现在一动也不动了。

他再次朝杉林出口走去,树林里没有像样的小径,换个角度想,每一块地面都是路。他走到马路上,对面有一排大楼,完全没有车子经过。由于光线昏暗,眼前的马路与其说是路,更像是条深沟。鲸穿过那道黑沟,走向蝉开来的休旅车。

作品简介:

铃木:他潜进诈骗公司伺机为妻子报仇,不料仇人竟在自己面前被人推入车道,遭车辗毙。跟踪之下,发现杀手竟与凡人无异,有个美满的家庭……

鲸:他是专替政治家灭口,迫人自杀的“自杀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恶与罚》是他唯一的心灵归依,为了摆脱纠缠自己的受害者亡灵,他决定一一清算过去……

蝉:杀人对他而言易如反掌,擅长灭门血案。不甘被“经纪人”指使,时时试图证明,自己不是“被操控的人偶”……

三个互不相识的人,是如何遇上彼此?这场相识又是幸与不幸?!

精妙的伏笔设计,不看到最后永远不知道真相!

幽默、写实、悬疑、奇想天外

杀手业界精英尽出,演奏一首灰色的末日交响曲!

这个世界疯狂、绝望、悲惨、恶人泛滥……

人们汲汲营营,挣扎求生;寻求平静,只是徒劳。

每个人,其实都渴望死亡。

如果上帝的食谱早已决定,端出来的又会是什么料理?

伊坂幸太郎——以‘创意’写作的小说魔术师,绝对颠覆你的想像!

2004年直木赏候选作品——《蚱蜢》

作者:伊坂幸太郎

翻译:王华懋

标签:伊坂幸太郎蚱蜢日本日系推理

蚱蜢》最热门章节:
1蚱蜢 蝉-42蚱蜢 鲸-43蚱蜢 铃木-44蚱蜢 蝉-35蚱蜢 鲸-36蚱蜢 铃木-37蚱蜢 蝉-28蚱蜢 鲸-29蚱蜢 铃木-210蚱蜢 蝉-1
伊坂幸太郎』的其作品:
pkFish StorySOS之猿奥杜邦的祈祷孩子们华丽人生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置物柜金色梦乡摩登时代魔王某王者瓢虫沙漠死神的浮力死神的精确度天才抢匪盗转地球夜之国的库帕重力小丑单挑末日的愚者汽油生活一首小夜曲余生皆假期Oh!Father不然你搬去火星啊天才抢匪面面俱盗献给折颈男的协奏曲阳光劫匪再见,黑鸟双子星恐妻家
鬼话 - 惊悚悬疑』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