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如果看到了喜欢的作品,建议小主加入收藏夹哦!

    封人塔

    七根胡

    五个黑色木牌

    雨还在下,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岸上。一艘破碎的孤船摇摇晃晃地靠在了岸边。船上的人狼狈地跑下船,互相搀扶着朝岛上的密林中钻去。

    密林中耸立着一座孤塔,颜色早已褪去,只留下灰灰的外形,在雷电交加的夜晚显得阴森恐怖。孤塔的大门紧闭但却没有上锁,门的正上方斜着一块匾:封人塔。

    冷冰第一个推开了孤塔的大门,一股浓厚的尘土味扑面而来,他挥了挥头抬头望向里面。

    对着塔门的地方有一堵一人多高的碑墙,墙上已经现出好几道裂纹,上面还刻满着字,只是那些字看起来已经有些模糊不清。冷冰挥了挥手朝着站立在身后还在瑟瑟发抖的同船人说道:“我们先进去避避雨。”众人没有一个多说话都低着头挨个地挤进了塔里。

    冷冰轻轻地拉住塔门,正欲关上门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声尖叫,他转紧转身绕过那面碑墙,紧接着他就止住了脚步。

    那是一个圆形鼓起的土包,围着土包一圈插着五个木制的黑色木牌。木牌的顶端成三角形,下端直接插入地面,上面分别写着五个字:金、木、水、火、土。每个木牌前分别立着一根白色的蜡烛,烛火正飘荡着诡异的火光。

    “这是坟吗?”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那个穿着一袭白色柔弱的年轻书生,他正缩在角落里惊恐地盯着地上的那个土包。

    “这里点着蜡烛,难道这里面住着人?”这次说话的是一个衣着楚楚面容慈祥,留着一捋小胡须的中年男人。

    “这座塔叫封人塔,或许……”冷冰没有把话说出来,他看得出来大家都有些紧张,于是他转话语气继续说道:“看来今晚这场雨很难停了,我们先在这里避一避雨,这个塔里即使有人住,也不会伤害我们,我们这里的人很多。”

    也许是冷冰的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各自找角落坐了下来,谁也不再去关注那座土包还有那五个木牌。

    冰冷找了西边一个角落坐下,从腰间掏出一个酒壶喝了一口后抬眼观察着面前的这些人。他们和他同坐一条船,可惜也同样遇上了这场风雨,也就是这样他们来到了这座孤岛上,可是他们之间并不相识。

    冰冷将目光转向右侧,那里坐着一对姐弟,姐姐看起来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相貌清秀端正,只是身子骨看上去很柔弱,她的怀中正拥着自己的弟弟,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男孩,头上梳着一个朝天辫,肥肥的脸蛋上露出两个小酒窝,很是憨厚可爱,此时,二人正闭幕式着眼睛休息。

    冰冷又将目光转向左侧,那里座着的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面容慈祥的中年男人,他的怀中抱着一个木箱,一身黄色的衣服一尘不染,就连现在坐着的地方也垫上了一块帕子,看得出他有洁癖。

    “都是你的错!”

    “嘘,小点声儿,别让人听见。”

    冰冷被两个吵闹的声音打扰,他将目光移向距离身旁不远的那对中年男女身上,他们看上去像是一对夫妻,但是冰冷却总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不像是夫妻那么简单。

    “你怕人听见是吗?你也有害怕的时候!”中年女人突然提高了嗓音,引得所有的人都望向了她。

    中年男人显得很尴尬,他脸色难看地瞟了一眼众人。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年轻的书生此时站起身走到二人跟前想要问明原因,不料却遭到男人的白眼,他赶紧重新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缩着身子坐了下来。

    冷冰盯着那个年青的书生,他的相貌清丽,皮肤白净,五官长得也很精致,身子板看起来也比较单薄,这让冷冰突然想到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站起身走到碑墙旁抬头看着墙上的那些模糊不清的文字。冷冰将头抬起望去,看到那个人是一个骨瘦的老人,驼着背,脸色阴沉,很不容易亲近。

    “这……”老人在看完墙上的字后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他倒退了几步差点撞到木牌。

    “你发现什么了吗?”冷冰站起身问道。

    “没……没什么……”老人故作镇定地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但冷冰却看得出来他的身子在哆嗦,而且他看起来很害怕。

    他到底在怕什么?这个岛怎么会有座封人塔?还有……冷冰将目光移向楼梯,在塔二层的入口处竟然有一扇门,那门……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蜡烛同时熄灭。

    “啊——怎么回事!”

    “啊,谁在碰我!是不是鬼啊!”

    “别乱跑!大家不要乱!”

    “啊——鬼啊!”

    就在大家一阵混乱的时候,冷冰似乎听到了“吱——”的一声,那声音似乎来自于二层的入口。

    一道闪电再次划过,冷冰迅速望向楼梯处。

    二楼的门果然开了。

    封人塔里的花园

    冷冰摸索到一根蜡烛重新将其点燃,抬眼看着二楼,心中却在盘算那上面到底会有什么。他的关注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咦?那还有一道门能通向二层。”那名提着木箱的中年男子首先发话了。

    “沙沙——”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二楼传来的声音。

    “我们上去看看。”冷冰不等众人反应,第一个迈上了台阶。

    木制的台阶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响,伴随着雨声雷声听起来显得异常的躁动不安。

    冷冰走到门口时,一手推着门,一手举起了手中的蜡烛照向里面,紧接着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没有想到在这座孤塔里竟然会看到这样的情景。

    一棵茂密的大树直顶上方,绿色的树叶随着塔窗飘进来的冷风左右摇摆。地上到处长满了黄色的小雏菊,美丽而精致,四周的塔壁上也爬满了爬山虎。那棵大树下有一个八角形的小石桌,桌的周围摆了五个圆形的小石凳。石桌上还放着一个紫砂茶壶和五个同样是紫砂制成的茶碗。

    这里看上去俨然是一座小花园。

    冷冰走到石桌前,拿起了桌上的茶碗,碗中有一片青色的叶子,热气正缓缓升起。冷冰不禁皱起了眉头,难道这里真的住着人?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住着的应该是个女的吧?”这次第一个说话的是那对像中年夫妻的其中那个男的,站在他身旁的中年女人白了他一眼,显得很不高兴。

    冷冰没有出声,抬头看向了通往三层的楼梯,那里同样有一扇门,也同样是关着的,冷冰快步走上台阶来到门前,用手试着推了几下,却发现门锁得很严实根本推不开。

    “啊——”突然一声尖叫传出,所有的人都望向了塔窗的方向。

    那名年轻的书生正惊恐地站在窗前指着窗外大声叫着:“有……有人!”

    听到这句话,冷冰立刻从楼梯上奔下来冲到年轻书生的旁边,其他人也跟着冲了过来。

    “哪有人?”

    “人在哪啊?”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啊?”

    众人都在叫着,冷冰却什么人也没看到,当他转头看向年轻的书生时,他发现书生的脸色很惨白。

    “会不会是……”年轻书生想说什么但脸上又露出害怕的表情。

    “你刚才看到什么?”冷冰问道。

    “我刚才……”书生拼命喘着气,情绪很不稳定,“我刚才看到一个影子,似乎是一个女人举着一把伞,但是那个影子突然就不见了,就像……就像鬼一样!”

    书生这句话刚一说出口,其他的人立刻惊慌起来。冷冰本想安慰一下众人,然而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一声尖叫,那叫声来自于他的身后,他立刻转过身却看到那名十五六岁的女子正张着嘴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弟弟哪?我弟弟去哪了?”

    冷冰听到这句话一愣,“你弟弟不是跟着你吗?”

    “他是一直跟着我,可是刚才我听到他……”年轻女子指了指书生,继续说道:“听到他的叫声,我就跑去窗前,我以为弟弟是跟着我的,可是现在他却不见了!”年轻女子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弟弟!弟弟!”

    “是不是因为害怕跑到一层去了?”提着箱子的中年男人说道。

    年轻女子刚听完这句话就朝一层跑去,众人跟着跑了下去。

    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被点燃,而且被冷冰拿走的那根蜡烛的地方又补上了一根蜡烛,只是那根蜡烛照着的那块木牌不见了。

    “是金!是金!”一直没有说话的驼背老人突然惊呼道:“是金咒!它出现了!”

    雕像裂开了

    一层没有,二层也没有,那个小男孩就这样失踪了。

    年轻女子哭成了泪人。

    书生吓得浑身哆嗦。

    中年男子低头看着手中的木箱不语。

    那对看似中年夫妇的两个人脸色蜡黄。

    驼背的老人努力呼吸着空气。

    只有冷冰抬头看着通往第三层楼梯的大门,他相信也许上面有更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他大步流星地冲上楼梯,然后用力地推了一下门。

    这次门开了。

    有人将门锁打开了,是谁?

    冷冰带着疑问来到了三层。

    三层像是一个佛堂,地上放着三个黄垫子,垫子前有一个土台子,上面供着一尊观音菩萨坐在莲花上的泥雕,像前有两根白蜡烛,两旁则站着金童和玉女。三座雕像上都覆着厚厚的尘土。

    那对中年夫妇见到观音立刻上前就拜,其他人看着二人都不出声。

    “这位老先生,我想知道您刚才说的诅咒是指什么?”冷冰突然问道。

    驼背的老人却连眼皮都没有抬,根本不搭理冷冰。

    “老先生,我想如果您知道些什么最好说出来,这关系着一条人命。”冷冰故意施压。

    “是你藏起我弟弟的吗?”年轻女子突然冲上去扯住老人胸前的衣服大叫道:“你还我弟弟!你还我弟弟!”

    驼背的老人一把推开年轻女子,轻轻地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更不知道你弟弟去哪了!”老人气哄哄地走下了楼梯,中年女人走上前安抚着年轻女子,“姑娘,也许你弟弟只是贪玩,别着急,我们肯定能找到他。”

    “咣当——”中年女人的话音刚落,观音像旁的金童一下子从土台子上栽了下来,雕像裂成数段,一个瘦小的身子从泥像中露了出来。

    众人吓得向后退去。

    “弟弟!”年轻女子突然冲了上去,用力将那个瘦小的身子从泥像中拉了出来。

    的确是她的弟弟,而且他的胸前还插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金”。

    “金童代表着金咒——”中年女人脱口而出。

    “难道这座封人塔里有鬼!”书生脸色苍白,身子发抖,冷冰不得不伸手抚住了他。但书生立刻推开了冷冰冲到塔窗前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冷冰蹲下身伸手准备去摸那个小男孩,却被年轻女子一把挡住,“你不要碰他,你们谁也不要碰他!”冷冰被女人无情的推开,但是他的目光却在小男孩的脖子处快速扫视了一下。

    有一个红印。

    “下一个诅咒是水。”不知什么时候,驼背的老人又回到了三层,他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身子还不停地哆嗦。

    “你怎么知道是水?”拿着箱子的中年男人问道。

    “一定是水的木牌不见了。”冷冰轻轻地说道。

    驼背老人的脸上流露出恐惧之色,“我们都逃不掉——没有一个人能逃掉那个诅咒——”

    蜡烛突然灭了,四周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突然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仿佛是什么东西裂开时发出的,众人都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大声喘气。

    断裂声越来越大,好像是来自……脚底!

    “啊——”随着众人的惊叫四起,三层的楼板突然向下打开,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顺着缝隙滑落下去。

    湿湿的,不是一点儿而全部,全身上下由头到脚全都湿了!

    他们竟然都掉进了水里!

    藏在水中的坟

    冷冰憋足一口气快速地游上水面。黑暗中,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你们在哪儿?”冷冰焦急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

    冷冰选中一个方向缓慢地向那个方向游去,当他刚游出一小段的时候,突然听到头上有什么东西在响,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他就发现眼前有了光,虽然光并不很强,但足可以让他看清自己的处境。

    他正身处在一个四四方方的水池中,四面都是墙壁,墙壁上涂着各种面目狰狞的小鬼。墙壁上方的四角各放着一颗白色的珠子,足有鸡蛋那么大,看起来就像……夜明珠。

    冷冰终于知道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是什么,原来就是这四颗珠子滚动的声音。冷冰将目光投向水面,却没有发现一个人,难道就只有他一个人掉下来?或者那几个人都不熟悉水性?

    冷冰赶紧一个跃身钻入水中,借着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他快速向水中望去。但就是这一望却让他惊出一声汗来。

    水底竟然是一座座密密麻麻的坟,每个坟前都有一个石碑,每个石碑后面都有一个圆形的土坡,就跟随在封人塔一层看到的那个土坡一模一样。

    冷冰再次浮上水面深吸一口气,然后潜到水底,仔细看着石碑上的文字。

    刘勇之墓。

    赵宁安之墓。

    罗天华之墓。

    李兰彩之墓。

    白玉云之墓。

    张婆之墓。

    ……

    墓一个接一个,足足有二三十座,冷冰再也看不上去,立刻浮出了水面用力地吸了一口气。

    水下怎么会有这么多墓,这些人为什么会藏在水中?而封人塔中怎么会有水?而且冷冰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封人塔的第几层,最重要的是他跟那些人失散了。

    冷冰游到边儿双手趴在墙壁上,仰面看向上方的墙壁,发现在自己左前方略微靠上的位置有一个凸出的大石头,上面刚好可以站一个人。冷冰胳膊用力向墙壁上攀爬。

    十步、九步、八步、七步、六步……冷冰终于爬到了石头上,一屁股坐在上面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同时环视了一圈。

    这里看起来没有门,他又抬起头看向上面。

    顶端是木板,看来应该是能打开的木板。冷冰站起身试着跳跃,但尝试了几次都没有碰到木板,正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他却听到了木板被踩动发出的声音。

    有人在上面。

    冷冰正想叫一声,却听到了木板上方传出的声音。

    “老驼,你怎么会在这?”

    冷冰听得出来这声音是那个提着木箱的中年男人发出来的。

    “我说张仁,你怎么又会在这?”

    这次说话的是那个驼背的老人。

    原来他们认识,一个叫老驼,一个叫张仁。这倒出乎冷冰的意料之外,他没有出声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听着木板上方的对话。

    “我们都是被误带到这里的,如果不是这场雨,我们的船也不会来到这里。”张仁无奈地说道。

    雷声响起,雨还在继续下。

    “你真的以为是这场雨逼得我们的船在这里靠岸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冷冰听得出来中年男子并不明白老驼话中的意思。

    “你在进塔的时候一定没有注意那个墙壁上写的字。”老驼继续说道。

    “当时雨很大,我只想避了雨再离开。”

    “我看了,”老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很抑郁。

    “那上面……写着什么?”

    “那上面写着我们的结果。”

    “我们?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些?”张仁显然有些着急。

    “那上面写着我们这几个人是怎么死的。”

    老驼的这句话不禁引起了张仁的惊叫,更让冷冰感到震惊。一面墙上的字怎么能预料他们的死亡?

    “你胡说!”张仁大声叫着。

    “我也希望是我胡说,可是那个男孩已经应证了那墙壁上写的事实,他死于金咒!”

    冷冰没再听到张仁的声音,看来他是被吓着了。

    “我们不会有人活着出去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死!”老驼似乎在哭。

    “告诉我,我们每个人的结果。”张仁终于再次开口说话。

    这也正是冷冰想知道的。

    “好。”

    众人的死亡结果

    李强会死于金咒。

    张仁和老驼会死于水咒。

    莫知言会死于火咒。

    庄秀敏和赵影东会死于木咒。

    李洁会死于土咒。

    冷冰心中猜测着:李强死于金咒,那么他应该是那个小男孩的名字。除了张仁和老驼,那么李洁姓李她应该就是李强的姐姐。至于庄秀敏和赵影东既然能死在一起,应该就是那对看起来像夫妇的中年人,至于莫知言,一听名字就带有书生气,应该就是好个年轻柔弱的书生。可是自己……冷冰不明白为什么老驼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他不得不接着听下去。

    “你是说我们几个都会死,可那个带我们来这座封人塔避雨的年轻男人却不会死?”张仁有些意外地问道。

    “我也感觉奇怪,那个墙上就是没有他的死亡结果。”

    冷冰无语,他也感觉这件事情很奇怪,这座封人塔到底住着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人会来到这里?但是为什么又没有他的结果?

    “你相信咒语吗?”张仁问道。

    “我不知道,只是那墙壁上这么写着,我也希望那只是个玩笑,可是那个小男孩……”

    “可现在少了水的木牌,难道我们马上就会死?”张仁的语调显得有些惊慌。

    “唉——”老驼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另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们少在这妖言惑众!”

    冷冰仔细倾听,他认出那个声音是那对看似夫妇其中的那个男人发出来的,他应该叫赵影东。

    “哼!我说赵影东,你这话什么意思?”老驼表示不满。

    “李强的死只是个意外,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难道还怕有人会突然出现杀了我们?”赵影东继续说道。

    “但是如果是鬼的话,怎么办?”这次说话的是庄秀敏,她一开口,冷冰就听了出来。

    “鬼?这个世上哪有鬼?谁会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哈哈,真是可笑!”赵影东不屑一顾地说道。

    冷冰静静地听着,他没想到原来他们几个人早就认识,那么李洁和莫知言是否也跟他们相熟?他们彼此既然认识为什么又要装出不认识的样子?

    “我们几个多年不见,又这么巧在同一条船上,然后又偏巧来到这个鬼地方,而且在那个墙壁上还有我们几个的名字,你觉得这也太巧了吗?”老驼不满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就算我们几年不见,现在碰到一起又能说明什么?”赵影东还想狡辩。

    “你们是怎么上的那艘船?”一直没有说话的张仁突然问道。

    也许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赵影东竟然半天都没有支声。

    “其实我们是接到了死人城发出的邀请。”庄秀敏不得不说了出来。

    “我也是。”老驼冷笑。

    “我们现在会不会已经到了死人城?”张仁突然冒出一句话。

    “你是说这个孤岛就是……”

    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

    冷冰的脸上蒙上一层霜,他也是受到了死人城的邀请才坐上了那条船,那么这里真的就是死人城所在的位置吗?

    突然,水中响起了声音,紧接着水面有水泡冒出。

    冷冰赶紧将目光移向水中。

    一个人自水中飘了起来,紧接着另一个也自水中飘了起来。

    是张仁和老驼,而且他们的胸前各自插着半个木牌,冷冰知道两个木牌合在一起一定是个水字。

    这怎么可能?

    冷冰明明听到了张仁和老驼的声音,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死了,而且死在水中,就像老驼说的一样,是水咒。

    冷冰沉默了,他慢慢地低下了头。

    不对!

    冷冰刚才在水中只看到那些坟,并没有看到尸体,水里不可能突然冒出来尸体。而且如果张仁和老驼刚才在木板上方说话,那么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死了,而且还出现在水中。

    只有一种可能才能让这件事情成立,那就是这座封人塔里有两个张仁和两个老驼!

    老驼背后的秘密

    冷冰再次跳入了冰冷的水中,他首先游到了张仁的尸体旁,仔细察看着,在确定他就是张仁后,冷冰又游到了老驼的尸体旁。

    眼前这两个人都没错,都是真正的张仁和老驼,而且他们的脖子上有着同样的一道红印,不过……

    冷冰潜进水中盯着老驼驼起的后背,眉毛不禁轻轻皱起,他浮出水面吸了一口气后,用力将老驼的身体翻过来,让其面朝下后背朝上。

    本来一个驼背的人背部鼓起是很正常的事,可是老驼死了,身体平直,可背部依然鼓起,这显然不太合情理。冷冰扯开老驼的衣服,却惊讶地发现老驼的“背”果然是假的。罩着一个圆形的小铁盆,看来老驼的后背一定藏着秘密。

    可当冷冰打开那个铁盆后,他却发现里面只有……

    一把银梳子和一面铜镜。

    梳子的每根针长短粗细一样,与其它的梳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铜镜是椭圆的,大约有手掌那么大,周围镶着一圈银边儿,银边儿上分布着一些小孔,小孔之间的距离很均匀,看起来更像是铜镜的装饰。

    这倒让冷冰感到相当意外,他不明白老驼为什么要把这两样东西藏在背部?如果藏起来应该是很重要的物件。冷冰将银梳和铜镜塞到怀中,紧接着快速潜进水中。

    两具尸体不可能莫名其妙地从水中冒出来,冷冰相信水里一定有机关!

    冷冰在水中游一圈,只看到那些坟,却没找到任何机关,他浮上水面深吸一口气后又潜进了水中,就这样反反复复数次后,他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他仰躺在水面上大口大口吸着气,抬头看着头顶上那四颗夜明珠。

    它们应该很贵重,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似乎与这里的环境不符,而且这四颗夜明珠发出来的光……似乎有些不同。

    冷冰游到左侧仔细端祥着四颗夜明珠发出光的角度,然后又游到右则,紧接着又朝后方游去……

    突然,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因为它发现从不同的角度看,四颗夜明珠发出光的方向也不同,而其中一个角度看到的夜明珠刚好照进水中某个地方。

    冷冰再次潜入水中,他发现那四颗夜明珠的光正集中在其中一个石碑上。冷冰立刻游过去,用力推了推石碑,石碑向侧面移去,碑后的土坡露出了一个洞,冷冰毫不犹豫地钻进了那个洞里。

    当冷冰再次呼吸到空气后,他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像井似的洞中,洞口上方似乎有烛光略过,好像还有人影闪过。

    会是谁在上面。

    冷冰游到右侧,那里有台阶刚好可以走上去。

    冷冰顺着台阶向上走,刚走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突然发现洞口处窜出一团火,紧接着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冷冰心中一惊,加快速度冲出了洞口,但他立刻被眼前的惊景给震惊。

    火势很大完全挡住了冷冰的去路。火光中似乎有一个身影在拼命地挣扎。

    “我来救你!”冷冰大叫一声,同时向火中冲去,但刚冲了几步,一个火团突然窜出来将冷冰逼了回去。

    “救我!救……”火海中露出了莫知言惊恐的面容,他将手伸向冷冰,但当说了几个字就栽倒在火中。

    “莫知言!”冷冰大声叫着,正准备冲进火海时,眼前却发生了爆炸,冷冰整个人被巨大的爆炸力推进到洞中。

    水花四溅,冷冰整人身子都沉到水中。

    很冷,而且越来越冷,就连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冷冰瞬间恢复了知觉,他憋足一口气快速游到水面上,用尽最后的力气趴住了台阶,但他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洞口处有道烛光亮起来,一个女人正趴在洞口盯着冷冰,她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阴阳同体

    不知过了多久,冷冰睁开了眼睛,他缓缓地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那个像井一样的洞中。他强撑着身体爬上台阶,坐在台阶上拼命地喘着气。

    莫知言也死了,是死于火咒,一切都如老驼从那面墙上看到的一样,而现在除了他之外,应该还剩下李洁、庄秀敏和赵影东。冷冰只希望他们还活着。

    “啊——”一声尖叫再次从洞口处响起,冷冰吓了一跳,赶紧站起了身子抬头望向上方。

    “啊——”

    那个声音听起来像李浩,难道又出事了!冷冰顺着台阶再次爬了上来,一上来就看到了李洁的背影。

    “出了什么……”冷冰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

    那棵曾经生长着茂密枝叶的大树被剖开了,庄秀敏立在树中头向右歪着,嘴角有血丝渗出,而她的左侧则歪着另一个人的头——赵影东。他们两个纵排站着,庄秀敏的胸前还插着一个写着木字的木牌。

    他们死了,死在同一棵树中,这就是木咒。

    冷冰慢慢地走到树前,仔细看着庄秀敏和赵影东的脖子。

    同样有两道红印。

    “他们都死了,我们两个也会死吗?”李浩颤抖的声音在冷冰身上响起,冷冰慢慢地转过身看着脸色惨白的李洁说道:“他们什么时候死的?”

    “我不知道。”李洁伤心地流下眼泪。

    冷冰观察了一下四周,他记着自己第一次从洞里爬上来的时候是莫知言被困在火中,可现在爬上来怎么又变成了二层的那个塔内的小花园?而且地上的花草根本不像是被烧过的样子。洞就在这层靠近中心的位置,第一次走上二层的时候,这个地方被草和花遮住,所以谁也没注意。冷冰又抬起头看向上方。上方是三层的地板,看上去也没什么问题,冷冰来回地走了几步,仔细看着那些地板的接缝,却发现其中一个地板的接缝大于其它的,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我记得我们在三层的时候,突然灯灭了,然后我们就掉了下来,接下来我就没看到你们,你们去了哪儿?”冷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李洁的表情。

    “我……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他们就……”

    “你的意思是说从三层掉下去的时候你就晕倒了直到刚才才醒?”

    李洁点点头,用长袖抹了一下眼泪,“这座封人塔太可怕了!这里一定有鬼魂,我们赶快离开吧!”

    “我们去一层看看。”冷冰瞟了一眼李浩,然后顺着楼梯向下走去。

    一层只剩下一根蜡烛了,当然也只有一块黑色的木牌,那就是土。

    李洁的身子在哆嗦,她惊恐地看着那块木牌。

    冷冰蹲下身拿起了木牌前立着的蜡烛,起身走到那面墙前仔细端看。

    “你在看什么?”李洁凑过去小声问道。

    “你看这墙上写着什么?”冷冰盯着墙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浩抬眼看着墙上那些模糊的文字。

    “李强……我弟弟?”李浩看了一眼冷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冷冰却只是笑笑,不出声。

    “李强会死于……金咒……张仁和老驼会死于水咒……”

    李洁在念的时候,冷冰一直冷冷地盯着她。

    “李洁……会死于土咒……”

    蜡烛突然熄灭了。

    “啊——你在哪?我害怕,蜡烛怎么灭了?”黑暗中李洁惊叫。

    没有人回应。

    “你怎么不出声,你在哪?”李浩伸出双手在黑暗中摸索,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一样冰冷的东西,那东西摸起来就像是……木牌。

    蜡烛再次亮了。

    李浩突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她吓得惊叫一声倒退数步,当看清那个人是冷冰后才松了口气,“蜡烛怎么灭了,吓死我了。”李浩拍着自己的胸口。

    冷冰却没有说话,冷冷地盯着李浩,手慢慢地举起了木牌。

    “你要干什么?”李浩被冷冰的举动吓到了,她惊恐地看着冷冰。

    “李洁会死于土咒!”冷冰用力挥动木牌朝李洁的胸口刺去。

    死人城

    木牌眼看就要刺到李洁的心脏,李洁瞪大眼睛,双手用力地托住冷冰的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要死!”冷冰木木地说着,他面无表情,目光显得有些焕散,就好像鬼附身一样。

    “你快松手,我快撑不住了!”李洁大叫着,额头已经冒出冷汗。

    “我——要——杀——死——你——”冷冰僵硬地说着每一个字,他的目光没有神采,看上去就像换了一个人。

    “冷冰,你住手!你快住手!你怎么了?”李洁忽然大叫道。

    “姐姐——我死的好惨——”冷冰的脸上露出孩童般忧伤的表情。

    李洁的瞳也在刹那间放大,“李强——”她的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

    “姐姐,为什么要我死——”

    李洁的目光突然变得很犀利,“冷冰,你别再装了!”李洁将手从腰间移开。

    冷冰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松开了手。

    “你……你这是干什么?”李浩诧异地看着冷冰。

    “李强是你的亲弟弟吗?”冷冰将木牌重新插回原位,举着蜡烛看着李洁问道。

    “当然……当然是我亲弟弟。”李洁不知道冷冰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还是那种表情,一下子又恢复了正常。

    冷冰再次笑了笑,接着说道:“他们死的真惨啊?”

    “这些诅咒太可怕了!”李洁很小心地说着话。

    “是吗?”冷冰不置可否,“那么他们脖子上的红印是哪来的?”

    “什么红印?”

    “难道你没注意到自己弟弟的脖子上有一道红印吗?”

    “我……没有啊。”李洁摇了摇头,避开了冷冰的目光。

    “每一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红印,虽然都被衣服盖住了,但是只要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的。”

    “这能说明什么。”

    “这就说明那些人不是被咒语咒死的,而被人勒死的!”

    “你是说有人样了他们?”

    “你说呢?”冷冰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洁。

    “我只是一名弱女子,我怎么会知道。”

    “第一次我们在一层的时候,蜡烛熄灭过,后来通往二层的门打开,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二层,没有人注意到李强是否还在,后来到了二层大家都站在窗口处,你突然说李强不见了,而且还故意说你一直在他身边,他是突然不见了,故意让大家以为有鬼,其实早在一层蜡烛熄灭时,李强就不见了,或者在那个时候,李强已经被勒死,当众人在二层看向窗外时,你趁机跑上三层将李强的尸体塞进事先就准备好的泥雕中,又再次跑回来说李强不见了。”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李洁冷笑一声说道。

    “我相信我掉入到水中,也是你故意安排的,要将我跟大家分开,然后让我听到那段对话,紧接着又将张仁和老驼的尸体放出水面,故意制造恐怖气氛,也想让我误以为这座塔中的确有鬼。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在水上方说话的四个人是有人故意在学他们四个人的说话。”

    “我当时昏迷了。”

    冷冰不理会李洁,继续说道:“后来我找到了出口,可是却看到莫知言丧生火海,然后就是庄秀敏和赵影东。”

    “看来这里一定有诅咒。”

    “我记得你说过你醒来时就看到那两个人死在树中,那么你刚醒又怎么会知道张仁和老驼还有莫知言死了?”冷冰反问道。

    “我……我猜的。”李洁赶紧解释道。

    “一猜就中,你可真是聪明。”冷冰走近李洁突然将手伸向她的腰部,在李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冷冰已经将她束腰的丝带扯了下来。

    李洁的腰上还拴着另一条丝带。

    “你怎么会系着两条腰带?”冷冰拿起丝带翻看。

    李洁脸一红,生气地说道:“你太过份了,怎么能这样!再说我系两条腰带又怎么了?”

    “你系几条腰带不关我的事,但是你的腰带上为什么会有血?”

    李洁的脸色铁青,“可能是我无意中弄破了自己的手……”

    冷冰突然抓起李洁的双手看了看道:“什么也没有啊?”

    “你!”李洁的脸更加红了。

    “好了,戏演完了,我想你的伙伴也该出场了。”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初杀人的游戏你不可能一个人完成,我想将大家引到塔窗旁的那个人一定是你的帮凶。”冷冰淡淡地说道。

    “你真是聪明,我果然没找错人!”话音刚落,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是莫知言。

    “一个柔弱的女人,一个斯文的书生竟然是凶手,这也很出乎我的意料。”冷冰报以一种奇怪的微笑。

    “他们死有余辜。”莫知言轻轻地说道:“你在封人塔地下的水中一定看到了那些坟。”

    “原来我当时在地下。”

    “那些坟里埋着的人都是被他们四个害过的,几年前,那些人本来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可是赵影东这个狗官和她的那个恶毒的小妾庄秀敏,还有那个心眼最黑的管家老驼,张仁这四个良心尽丧的东西草菅人命,为了钱财加害那些人,害得那些普通老百姓无路可逃,最后只有死路一条,还有庄秀敏和赵影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当年丢失的孩子就在他们身旁。”莫知言愤恨地说着。

    “你是说李强是庄秀敏和赵影东的孩子?”

    “真是什么人生什么样的孩子,本来我和洁儿并不想伤害那个孩子,希望他不要像他们的爹娘那样,可是李强从小就心术不正,为了防止他长大再害人,我们不得不除掉他。”

    “你们和那些坟里的人有什么关系?”虽然这样,冷冰还是不苟同他们的做法。

    “我们的爹娘就是其中一个。”李洁哭了。

    莫知言走上前抱住李洁安慰其道:“我们的仇终于报了,爹娘地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了。”

    “原来你们是兄妹。”

    “不。”莫知言突然笑了,他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

    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立刻甩了下来。

    莫知言竟然是女的!

    “我们是姐妹,我叫莫知言,她叫莫知洁。”莫知言笑了。

    冷冰却呆住了,她发现一头秀发的莫知言显得楚楚动人,非常漂亮。

    “我们找你来,是因为我们知道冷冰是这世上唯一能找出任何谜题的人,事实也证明你没让我们失望。”莫知言道。

    冷冰回过神,道:“原来你们是有事找我。”

    “是的,死人城里最近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情。”莫知言说道。

    “是关于死人城里的长屋。”莫知洁被充道。

    冷冰笑了,“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托我办事,我找不出理由拒绝。”

    “欢迎你来死人城。”莫知言给了冷冰一个迷人的笑容。

    (完)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黑猫悬疑1·邪门》_封人塔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黑猫悬疑1·邪门封人塔

    书籍
    上一章
    1/10
    下一章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