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巴士书房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控制栏“主题”可以切换皮肤和字体大小!

    第六章 八爪魔蛛

    我刚磕几个头,只听水池中“咯咯”做响,水池中的尸体,竟然慢慢升了起来,只见这尸身满头银发,鼻正口方,眉目之间跟我有五六分相似,面上略带淡定的笑容,身穿青蓝色布衣,盘坐在一块方石之上,两只手端放在大腿之上,右手中指食指做剑状,直指前方,死去千百年了仍然栩栩如生,只是面色铁青,有点糁人。我心中知道这必是我的老祖先玉关山了,所以心下也不甚惧怕,又磕了几个头,口中念叨几句,无非就是后辈小子,无意间冒犯祖先休憩之地,还请祖先原谅并保佑小子跟同伴全身而退等等。胖子也跪下猛磕头,磕完头后,我又细看了看,一看之下,不禁非常奇怪,一般盘坐的人两手都是并拢,我这老祖先的右手却伸出两个手指头,指着前面,象是在暗示什么,但是前面是石牌啊,什么都没有啊。

    我爬起身来,顺着我老祖先的手指看去,却正看到那幅图画,我走近石牌,正要仔细寻找端倪,身后胖子忽然大呼:七哥快来,有东西拖了你老祖宗去。我不禁有点怒了,这死胖子,连我老祖宗都敢开玩笑,回头正想训他一顿,却见一束银色的丝线,正裹在我老祖先的尸身上,把尸身已经提的离开了方石,缓缓向上提去。我顺着丝线向上看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大殿的顶上,正倒悬着一只足有两米见方的一个大蜘蛛,八只三四米长的长脚抓着殿顶的石条,露在外面的两只海碗般的眼睛竟是黄色的,正用蛛丝把我老祖先的尸身一点一点的往上提去。

    我赶紧拔出匕首,把匕首当飞刀使用,射向蛛丝,“嗖”的一声,切断蛛丝,我老祖先的尸身“扑通”一声落下,正好落在胖子身边。胖子也顾不得害怕,抱起尸身就向门外跑去,刚跑没几步,那大蜘蛛“嗖”的一声又吐出一束蛛丝,连胖子带我老祖先的尸身一起裹住,胖子蛮力极大,猛的发力竟把那大蜘蛛带出两米左右,从大殿顶上摔落下来。我一见大喜,心道这么高不摔死你也摔晕你,这时我已跑到胖子身边,伸手拔出胖子腰间匕首,匕首一挥砍断蛛丝,喊道:快跑出去,跑出去外面有大蟾蜍在就安全了。

    胖子继续抱着尸身向大殿外跑去,我只道大蜘蛛这下定会摔的不轻,谁料大蜘蛛在半空中忽又吐出一束蛛丝,“啪”的一声打在大殿顶上,庞大的身躯在半空顿住,又迅速的落了下来。大蜘蛛一落到地面,对着我就是一束蛛丝吐了过来,我侧身一跳,躲了过去,不料旁边是那水池,我注意力全在前面大蜘蛛身上,一时不察,“扑通”一声落入水中,慌乱之中,匕首也不知道掉落到了那里。

    大蜘蛛唰唰两下,就爬到水池边一米远处,又“嗖”的吐出蛛丝,直直向我头上裹来,我刚站直身体,水有胸深,行动不便,只好猛蹬身潜入水中,躲过蛛丝。我从水中刚一探头,又一蛛丝击到,只好又潜入水中,如此反复几次。我忽然想到,这水又不深,仅到我胸口,这大蜘蛛这么大,怎么不扑过来?只在水池边米把远处吐蛛丝向我袭击呢?这才又想起石牌上曾说过,这水是灵蟾流液而成,看来大蜘蛛是怕这水。想到这里,我猛的起身,抄起一捧水向大蜘蛛泼去,果然大蜘蛛一见我抄水泼它,迅速的移动身体向后退去,不过仍有几滴溅到身上,只见“嗤”的一声,竟然冒出烟来,看样这蟾蜍流液对人没什么伤害,倒是这大蜘蛛的对头克星。

    那大蜘蛛被水溅了几点在身上,身上嗤然冒烟,疼的“叽”的叫出声来,迅速的退的更远,我用手抄水已经泼不到它了。这时胖子大概已经跑出宫殿,那小蟾蜍也早跳了出去,只听外面如牛鸣般的蛙声猛响,大概那大蟾蜍已知道这蜘蛛想吃我祖先的尸身,正在外面暴怒如雷,却苦于身躯巨大,无法进得宫殿。我也暗自焦急,虽然我在水中,蜘蛛一时奈何不得我,可我也出不去,大蟾蜍又无法进来救我,难道我就在这水中等死不成!

    正在我跟大蜘蛛僵持之际,胖子大概是见我久不出去,竟又跑了进来,手中摸着两块石块,离大蜘蛛十来米处就猛的砸向大蜘蛛。我一见胖子跑了进来,又感动又担心,感动这胖子虽然粗鲁莽撞,对我却始终仁至义尽,明知进来有生命危险,还是不顾生死的进来救我,我对着胖子大喊:快回头跑,把大蜘蛛引出去。胖子闻身马上转头又向门口跑去,大蜘蛛灵敏的躲开两块石头,转身向胖子追上,速度极快。我知道这蜘蛛怕这池中之水,可身上又没装水的东西,情急之下,低头喝了一大口水含在嘴中,爬上池边,起身又向大蜘蛛追去。

    我追没几步,那大蜘蛛大概听见我的脚步声,又回头向我冲来,我嘴里含有灵蟾流液,倒也不怕,只顾发力猛奔,只要到了门外,就不用担心了。那大蜘蛛距我六七米远时,“嗖”的吐出蛛丝,向我裹来,我任由蛛丝把我裹住拉了过去,大蜘蛛把我拉到身边,伸出针管般粗细的吸管插向我脑门,我用尽全身力气,猛的把含在嘴里的灵蟾流液喷在大蜘蛛那丑陋的面门之上,大蜘蛛没防我这招,一下疼的满地翻爬跳动。我也来不及挣开蛛丝,就拖着蛛丝猛奔,片刻到了门口,胖子正在门外等候,见我跑了出来,始放下心来。

    那巨大灵蟾把我跟胖子,那小灵蟾和我祖先的尸身,都护在身下,两只灯笼一样的眼睛瞪着殿门,喉管不停发出“呱呱”的怒鸣。过了一会,只见那大蜘蛛张牙舞爪的从殿门冲了出来,刚才吃了我一个大亏,定是想追出吃了我以泄愤恨,一见大蟾蜍把我们都护在身下,缓了一缓,似乎有点惧怕那大蟾蜍,不想跟它发生冲突,回身想爬回殿内。

    可能那小灵蟾早把经过告诉了大蟾蜍,大蟾蜍似乎对那蜘蛛想吃我祖先的尸身极为愤恨,见那蜘蛛转身想爬回殿内,猛的伸出几米长的舌头,“啪”的打在大蜘蛛身上,把大蜘蛛打的横飞数米。大蟾蜍舌头一卷,把我们送入殿内,舌头又一伸,从旁边硬生生的卷起一块巨石,轰的堵住殿门,大蜘蛛再也回不到殿内。

    我跟胖子赶紧爬上巨石,顺缝隙看去,只见大蟾蜍不断的吸入空气,本就巨大的身躯更见庞大,猛的凌空跃起,从半空中象一块巨大的陨石一样砸向那大蜘蛛。大蜘蛛倒也灵敏,吐出蛛丝击在右侧谷壁上,身体唰的一下荡了过去,大蟾蜍砸了个空,砸在地面上轰然巨响。大蜘蛛躲开一击,迅速向谷外爬去,大蟾蜍又猛的伸出舌头,击在大蜘蛛身上,把大蜘蛛打的翻滚了几米,从谷壁上摔落下来。大蜘蛛一落到地面,猛的把八只长爪撑起,迅速的爬到大蟾蜍面前,似乎也发起狠来,要跟大蟾蜍斗上一斗。

    大蟾蜍又猛的跳起,凌空砸向大蜘蛛,大蜘蛛又吐出蛛丝荡了开去,我还以为跟开始一样,大蜘蛛根本不敢跟灵蟾硬碰硬,谁知大蟾蜍一落地,那蜘蛛又迅速的荡了回来,一下落在大蟾蜍的背上,伸出那针管般粗细的吸管,一下插进大蟾蜍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吸食起来。我正自大惊,那大蟾蜍猛的一伸舌头,倒卷过去,“啪”的一下把大蜘蛛击飞数米,掉下背来。

    大蟾蜍狂怒起来,怒鸣一声,把身躯膨胀到极限,背上红点更是爆起膨胀,又猛的凌空跃起砸向大蜘蛛。大蜘蛛依然吐出蛛丝荡了开去,这下大蟾蜍又一次砸空落在地上,我暗道不好,这大蟾蜍舌头长度始终有限,万一这蜘蛛落在它舌头够不到的地方,那就危险了。

    果不出我所料,大蟾蜍一落空,蜘蛛就故技重施,荡了回来,落在大蟾蜍背上靠后的部分,又把吸管插进大蟾蜍体内吸食起来。大蟾蜍吃疼之下,舌头猛伸,想击飞那大蜘蛛,不料舌头没有那么长,落了个空。我暗自焦急,苦于被堵在殿内又没法出去帮那大蟾蜍,其实就算我们能出去也帮不上什么。只见大蟾蜍猛的一声蛙鸣,背上那疙疙瘩瘩的红点猛的喷射出无数道血水,直窜有数米高,其中几柱红水击在大蜘蛛腹部,竟然穿出几个大洞来。大蜘蛛滚落下来,那些红水窜到半空,力道已失,洒落下来,大蜘蛛挣扎着想爬起躲开那些红水,怎奈受伤太重,挣扎几下复又摔到,被红水洒了一身。

    大蟾蜍趴在旁边冷冷的看着大蜘蛛,竟然不再袭击,大蜘蛛“叽叽”的哀鸣,身体迅速的溶化,不多一会,两米见方的一个大蜘蛛,就被那些红水溶化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两只爪子孤零零的留在地面上。

    大蟾蜍等蜘蛛溶化后,又卷走堵在殿门的巨石,那小灵蟾跳到大蟾蜍面前“呱呱”直叫,似在夸赞,那大蟾蜍竟也似面有得色。我赶紧跟胖子又把我老祖先的尸身放回水池中,这灵蟾流液大概有防腐的作用,不然没理由我老祖先的尸身千年不腐。等我们把我老祖先尸身放好,那小灵蟾又跳了进来,对着石牌“呱呱”叫个不停,我这才想起刚才老祖先那个奇怪的手势,就又走到石牌前细看那幅画。

    看了又看,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略为比牌面高出一点,我伸手按了按,有点松动,竟是镶嵌在上面的。我赶紧让胖子找来丢落的匕首,把这块石画撬了下来,里面露出一个四方四正的洞口来。

    我见石牌露出一个洞口来,忙伸手进去摸索,手刚伸进去,就感觉手指一麻,跟着就是一阵巨疼,似被钢针扎了一下,忙把手缩回,只见食指已经肿的老粗,中间一条黑线,迅速的向手掌延伸,不一刻就已到了手腕。我心头一震,知道肯定是中了毒,忙喊止胖子,胖子正要伸手进去。我一手紧捏住手腕,减慢血液流通,希望毒气流的慢点,明知道无望,也希望能晚死几个时辰。其时洞口处缓缓爬出一个蝎子来,大小颜色跟一般的蝎子无异,只是尾钩是银白色的,亮的刺眼。蝎子爬到洞口,尾钩上扬,守住洞口一动不动。我不禁暗骂自己大意,老祖先遗留的石牌上已经说明,除了血蛇、蜈蚣、灵蟾、蜘蛛外,还有个银尾毒蝎,我怎么就把它给忘了呢。

    只是我们从进入山谷开始,所见怪物无不是体积巨大,所以也没怀疑这小洞里也会有。这一会那黑气已经延伸到臂弯处,眼见就要命丧于此。我正凄然,只见那小灵蟾跳了过去,“呱呱”对着蝎子叫个不停,蝎子不时摇动尾钩以示应答,过了一会,小灵蟾停止叫唤,那蝎子看了看我,竟然缓缓向我飞了过来。我吓了一跳,这蝎子怎么还会飞,仔细一看,原来蝎子背部长有两片透明的翅膀,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到。胖子以为蝎子要攻击于我,忙挡在我身前,我见小灵蟾跟这蝎子刚才似在交谈,这蝎子又如此怪异,知必也是千年通灵之物,推开胖子伸出手指,手指已乌如黑漆肿如棒槌。

    那蝎子飞停在我手指之上,一口钉住我的手指,虽然疼痛无比,但我知这蝎子必是在救我性命,我也就强自忍住,只见手臂上黑气迅速退去,不一刻手指上的黑气也渐渐消去,只是依然肿胀麻木不堪。我见我小命得保,连声对那蝎子道谢,那蝎子似也懂的人言,点点尾钩飞了开去。

    我这才又伸手入洞,触到一盒状物体,忙拿了出来,却是一个很精致的描金玉盒,根本就没有上锁,胖子见我要打开盒子忙道:七哥小心,这盒子可能也有机关,不然怎么连锁都没有。我笑道:如果我有这五个千年灵物帮我看着,我也不会再上什么锁的。说着我就打开盒子,果然什么机关都没。盒子里面用红绫包裹着,年代太久,这红绫一见空气,就化为灰烬,那剩下的四件玉器,赫然就在盒内。

    只见盒内四件雕刻简单却极精美的玉器,或盘或卧的摆放着,分别就是乌冠血蛇,铁甲蜈蚣,八爪魔蛛,银尾毒蝎,件件玉质绝佳,刀功精绝,竟跟真的一样。胖子看的口水直流,两眼再也舍不得离开,一会好象想起什么,回头问我:七哥,这蛇是全身血红,可我们看到的那是白的啊,会不会是假的?还有那只玉蟾蜍,怎么跑出去的呢?我道:我们看到的那白蛇,大概在我老祖先手上的时候是红色的,经过千年后,变成什么颜色都很正常,只是那玉蟾蜍怎么到了外面的,我也不清楚了。这时那小灵蟾跳了过来,“呱呱”直叫,做惭愧状。我灵光一闪,马上明白过来,这五个毒物,大概只有那大蟾蜍在千年前就已通灵,我老祖先必是把那只玉蟾放在大蟾蜍那,让灵蟾自己保管,那大蟾蜍的威力我们都已见识过了,让它保管自是放心。万一有人发现了这盒子,也不至于五件宝物一齐落入别人手里,而这五件宝贝之中藏有的秘密,也就不会被发现。这小灵蟾必是偷了玉蟾去玩,导至那玉蟾蜍失落到外面。其余四件放在这盒子由这银尾蝎看护,想必这银尾蝎是这五个毒物之间最厉害的,只是它的本事,我们还没看到而已。

    这些宝物本就是我老祖先之物,想必子孙后代们拿去换点钱用他老人家也不会介意,当下我就老实不客气的把四件宝物收了起来,连声向小灵蟾跟银尾蝎道谢。那蝎子想必知道自己使命已经完成,半空中点点了银色尾钩,“唰”的一声飞向宫殿的石壁,速度惊人,肉眼根本看不清楚,只见银光一闪就没了踪影。我忙跑到石壁旁观看,只见那一米来厚的石壁竟被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直达殿外。我暗自心惊,要不是有小灵蟾在,我跟胖子恐怕现在就算不被毒死,也被这蝎子穿成筛子了。

    那蝎子一走,小灵蟾就“呱呱”叫了两声,转身跳去,我们忙跟了过去,到了后殿,只见殿顶上结了一张硕大的蛛网,自是那大蜘蛛所栖之地。不一刻穿过宫殿,到了外面山谷,又走了里把路,山谷里的蟾蜍逐渐多了起来,果如玉老实所说一样每个都有笆斗大小,那些蟾蜍见了小灵蟾,都跳开躲避,不敢袭击我们,倒也相安无事。又前行数百米,几乎遍地都是斗大的蟾蜍,前方隐有风吹来,我知道离洞口已不远,心头狂喜,腿上伤痛也感觉轻了很多。

    仅数十米,就到了洞口,想到这番惊心动魄的生死之行,我不禁暗自感慨,心道出去后再也不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给再多钱也不干了。当下翻身跪到,向老祖先休憩之地磕头拜别,又给小灵蟾磕了几个头,要不是这小灵蟾,我跟胖子估计早死上几回了。那小灵蟾“呱呱”直叫,似也依依不舍。

    我跟胖子当下爬出洞口,外面阳光闪耀,山风徐徐,仔细看了看却是我们村的后山南坡,我们村后山虽然不高,却有几里路之长,想来那地下山谷竟也有几里路之长。我深吸一口气,长吼一声,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

    两人也顾不得荆棘戳人,一路吼着妹妹大胆往前走,下得山来,回到家中。家中几天不见我俩踪影,早已找翻了天,一见我们回去,又浑身是伤,自是惊喜交加,问东问西,我跟胖子谎说两人贪玩,掉了山洞里,几天才爬了出来,老爷子本发狠说等找到我要狠揍我一顿,见我伤的不轻,也就不提了。

    当下两人各自回家疗伤修养,过了几天,我的伤势已好的七七八八,我正准备出去活动活动,顺便看看胖子怎么样了,如果没事再过两天我们就回北京把宝贝卖了,却见胖子一头闯了进来,进门一见我就大呼小叫:七哥,七哥,我们村又发生奇怪的事了~!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诡盗双星》_第六章_八爪魔蛛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诡盗双星第六章_八爪魔蛛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