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控制栏可以直接切换白天和夜间模式!

    对于我来说,拿到美国签证不容易,毕竟我还“身患重病”,需要“静养”,而且身份总是让我受到更多的刁难和盘查。最后我们不得不操起老本行再伪造了身份证件,化装改扮之后去了美国。美国人的电报密码换了,南这次破译不了了,但是办法总是有的。我们偷偷溜进美国人的档案馆翻阅了他们的资料,知道埃尔文被改名叫迈克˙强尼,送去了一家孤儿院。

    孤儿院说埃尔文已经被一对老夫妇领养了,在加利福尼亚。

    加利福尼亚,又一个阳光明媚的地方。

    我们带着一捧鲜花出现在那家门口,没有化装,希望埃尔文看到我们之后也可以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谁知刚刚敲开门就碰了壁,我们问开门的老头一个叫做迈克的小男孩是不是住在这里,他看了看我们的长相,直接说:“不,我根本没见过这样的孩子。”

    说完直接关上了门。

    他的态度已经很清楚地表示,他认识埃尔文,或者说埃尔文就是在他家里,然后他认出来我们就是埃尔文的亲生父母,而他并不想我们和埃尔文相认,甚至不愿意我们见他。

    我和南对视一秒,然后再次敲响了他们的大门。这次开门的是一个老女人,没等我们开口她就说:“听着,我不管你们是谁,如果你们再骚扰我们,我们就报警。迈克是我们的孩子,谁也不能抢走!你们这么年轻,你们想要孩子还可以再生,为什么还要来抢我们的迈克呢?迈克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我会报告警察说你们拐带儿童,总之你们别想见到他!”

    说完又是用力摔上门。

    我再次上去敲门,可是这次没有人来打开。我在外面说:“我们夫妻俩都是特工出身,敲门是出于礼貌,可是你们不开门,我们还是有办法把门打开的。”

    半分钟以后门终于打开了,老夫妻两个都站在门口对我们怒目而视,我们不顾阻挠走了进去,可是我感觉得到,南又在颤抖。

    我搂着她的肩膀,吻吻她,安慰她。

    这家并不穷,至少比我们俩强。豪华漂亮的小别墅,整齐的草坪,明亮宽敞的起居室。老夫妻两个看着我们,如临大敌。南流着泪说:“这并不是我们来抢走你们的孩子。埃尔文,就是你们说的迈克,本来就是我们的孩子。并不是我们要抛弃他的,是你们美国军方做主把他抢走的。他被带走的时候才两个月大,还没断奶。我求他们不要把他带走,可是没有一个人听我的话……”

    老头说:“你不要胡说了!迈克是孤儿,父母都在战争中死去了。我们美国军方把他带来是为了保护他。孤儿院的档案上写得清清楚楚,我们不会听你们信口雌黄的!”

    我冷冷看着老头,说:“希望你对我的妻子礼貌一点,先生,美国人的素质并不算高,但是你犯不着一再提醒我们这一点。还有就是不要以为你口袋里有一把枪我们就怕你,我在战场上驰骋的时候你恐怕还一直在农场上和鸡鸭鹅打交道,我妻子做狙击手的时候你们可能已经退休回来养老了。我们希望和平地和你们谈,不代表我们没有不和平的实力。埃尔文到底是谁的孩子不是一目了然吗?其实在看到我们的一瞬间你们就知道了。你们只不过是装出理直气壮的样子试图霸占一个不属于你们的孩子罢了!”

    南还是善良的,说:“孤儿院里面有很多孩子,你们可以去再领养一个。对你们来说他们都是一样的,可是对我们来说不一样。埃尔文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他身上流着和我们一样的血液。他还有个哥哥,一个人很孤单,如果能和他团聚一定也很高兴。你们就不能放埃尔文和我们走吗?离开他的每时每刻我们都在想念他……”

    老妇人看起来有些松动,但是老头抓住了不该抓住的字眼:“你是军人?你那口音掩饰得很好,但是还是听得出来是德国人。德国军人?纳粹!如果你们敢带走埃尔文,我立刻打911,说有一个战犯来到了美国,就在加利福尼亚,还拐带我们的养子。我说到做到!”

    谈话彻底崩盘,我们不欢而散。离开的时候南一直流泪,依旧是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好像生怕我放开她。我怎么会舍得放开她。我紧紧抱着她,不停吻她。

    我们本来试图和平地带走埃尔文,也许上一次遇见贝尼托的经历太过顺利,贝尼托太过讲道理,我们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甚至暴露了自己的弱点。我很后悔出言威胁那个老头,可是南说那不是我的错,迟早要暴露的,他们既然是铁了心不肯让我们带走埃尔文,总会说到911。

    也许我就是太听不得任何人对我的南说一句重话了吧。我现在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再是那个情报头子了。

    第二天我们背着那对老夫妻偷偷去看埃尔文。埃尔文穿着洁白的新衬衫,和其他美国孩子在原野上奔跑玩耍。他和西尔维长得不一样,但是也像我又像她。埃尔文聪明机灵而又懂事,不像他调皮捣蛋的哥哥。到了黄昏,自动自发就回家吃饭,弄脏了衬衫会和那对老夫妻说对不起。老太太看见他的时候满脸褶子都笑出了花来。虽然只是远远看着,我们却可以感觉得到,这对老夫妻非常疼爱他,非常喜欢他。埃尔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看了看我们的方向。我感觉得到南是那么想冲出去和他相认,可是最终没有,埃尔文最终什么都没有看到,留给我们的只有一个小小的背影。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南清丽的面容上面,那双眼睛盛满了美丽的哀伤,盛满了思念和苦难。她把头颅深深埋在我的怀抱里,无声哭泣。我抚摸着她纤细的后背,觉得风大一点就会把她吹走,于是将她抱得更紧。黄昏的原野无边无际,我们相拥站在其中,不知道下一步应该走向什么方向。最后南说:“我们回去吧。”

    我说:“真的就这样回去吗?”

    她说:“就让埃尔文留在这里吧。回家吧,西尔维大概已经想我们了。”

    临走前我们给老夫妻的邮筒里面投了一封信,上面说明我们已经离开了,让他们不要再担心,另外留下了我们的联系方式和名字,表明无论在何处埃尔文的亲生父母都爱他并且愿意对他提供无条件的帮助和爱护。我们请求他们帮忙恢复埃尔文的名字,因为他对我们的一切还享有继承权。我们请求他们好好教育他,教给他做人的道理,而不是仅仅一味宠爱。由于遗传等种种原因,埃尔文必定是个聪明的小孩,也许会有艺术天赋,我们也一并恳求他们予以发扬而不是打压。南还在信中写道,如有条件,请让埃尔文到中国去看一看,毕竟,他有一个中国母亲,而中国,也是他父母相遇的地方……

    回去之后两个星期,我们收到了老妇人的回信。她对他们的态度表示了歉意,并且说明,由于习惯性流产,她一直没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这让他们夫妻俩很苦恼。老人对我们的恶劣态度大多也是由她而来,老人知道他们收养过很多孩子,可是大多从未把他们那里当成是家,只有埃尔文给他们带来了久违的亲情,舍不得让埃尔文离开再让老太太伤心。老太太说,自己现在还没说服老头子给埃尔文改回名字,但是会努力;不过埃尔文的艺术天赋确实表现了出来,他喜欢安静,喜欢涂涂抹抹,也许会成为画家,他们会竭尽财力为他找最好的老师。

    这封信南翻过来掉过去一遍遍地看,我知道她还是放不下,只能安慰说我们现在穷,没有钱让埃尔文找最好的老师学画,他在那边也是好事。南点头,不发一言。我抱着她看外面铁灰色的天。

    什么时候,阴霾才会消散呢?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我的纳粹情人》__☆、埃尔文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我的纳粹情人_☆、埃尔文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