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可以看到当前章节及切换阅读主题!

    在卡伦家和展家一直有一个心照不宣的排名

    ——最佳模范伴侣排行榜。

    以前排行第一的一直都是爱丽丝和贾思帕夫妇。自从卡莱尔结婚了以后,俩人致力于向全世界泼洒狗粮,第一名终于易主,卡莱尔和展小于夫夫荣登冠军宝座。

    最佳模范伴侣的评选标准有很多。比如不吵架,比如两人平均每天的相处时间,比如彼此的爱好等等等等,甚至在卡伦家还额外多了一条对动物血液的喜好。

    这种评选展家人从来都是倒数的。

    首先展蓁蓁就做不到不吵架,即便封祀从来不还嘴,但这仍然改变不了展蓁蓁一人凭借一嘴就能完成单口损人相声表演的事实。

    其次,在相处时间上展家也不沾光,不提倒数第一的展蓁蓁封祀夫妇(两人常年出差),就说偶尔要回意大利处理“公务”的凯厄斯和展大鹏组合。在凯厄斯处理冗杂的文件时,展大鹏是从来都不肯安静陪在一旁的,他会不厌其烦地穿梭在意大利的大街小巷,自娱自乐,特别不粘人。

    最后,说下爱好问题。这时候卡伦家的人终于也被拖下水了。

    展安宁和爱德华的爱好从来都是不一样的,近期他们的爱好更是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即便两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艺术家”,而且俩人依然非常相爱……

    爱德华喜欢一切古典的东西,比如莫奈或者雷诺阿的油画、比如德彪西的音乐、比如传统的三件套礼服(虽然他自己不常穿)。展安宁呢……他在完成血族初恋少女番后,最近沉迷数位板画图、沉迷未来科幻(他的新漫画)的画风和电子音、沉迷机甲军服。

    当然以上叙述都是为了对比衬托我们恩爱的卡莱尔和小于夫夫是多么的“天作之合”和“恩爱非常”。

    小于和卡莱尔从来都不吵架,这是肉眼可见、大家都公认的事实。

    成熟稳重的卡莱尔从来都不会让事情发展到需要用大嗓门来解决的地步,他们的问题从来都是在根源处就被捉出来解决掉。

    关于相处时间,卡莱尔和小于是公认平均相处时间最长的——甚至超越了还要一起上学的爱丽丝、贾思帕和罗萨莉、艾美特。对于家里的“学生党”,他们偶尔还会有单独行动的时候。但是小于和卡莱尔自从结婚后就一直都是“连体”状态。

    当然,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特别相爱,也得益于他们的两个小宝贝。

    两人同为男人,一起兼顾事业的同时就要一起照顾孩子。

    卡莱尔现在工作很轻松,他在医院还是隔天一上班,而且在没有手术的时候,还会天怒人怨地只上半天。

    上班时小于会带着两个宝宝在他们爸爸的办公室一起看书搭积木,等卡莱尔在诊室或者手术室完成了工作,一家三口再相携回家。

    卡伦医生自己的办公室里连着一间休息室,这是医院的人都知道的事。卡伦医生以前经常值夜班,有大手术时更是创造过连续三天只休息3个小时的行医记录。

    休息室是医院专门给他准备的,里面曾经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茶几。

    自从卡伦医生结婚后,休息室陆续又添了许多东西。最近一次,有人无意中看到休息室里多了一面柜子,柜子里放的是儿童的画册和积木模型。

    隔天卡莱尔歇班,他们又同时出现在小于的餐馆。这时小于就要“工作”了,于是卡莱尔带着孩子们在他们爸比的餐馆后院玩耍。有时是卡莱尔在玻璃房子里带着小朋友看书做游戏,有时则是一家四口在院子里一起种花花草草。

    等小于和卡莱尔回国的时候……那两人相处时间就更多了。

    最后再说说爱好问题。那其实彻底没什么好比的了。

    卡莱尔喜欢看书,小于喜欢枕在卡莱尔的腿上听他读(因为自己懒得看),自从有了两个小宝贝以后变成了三个人围着卡莱尔听他读书。

    埃斯梅曾经用照相机专门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在一片暖融融的阳光下,卡莱尔捧着一本书低声朗诵,小于枕着他一条腿,两个小宝宝一个趴在爸爸背上,一个扒在爸爸胳膊上的一起扒头看的温馨画面。

    事后这张照片还获得了一个不小的摄影奖,洗成了超大幅挂在了卡莱尔和小于的某一栋房子里。

    至于小于的爱好,众所周知就是做各种美食。用爱丽丝的话说“从两人还在朦胧时期卡莱尔就乐此不疲地帮小于系围裙的带子、切葱剥蒜,说卡莱尔不喜欢做饭?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觉得哪天即便阿罗不想收集有奇怪天赋的吸血鬼了,卡莱尔也不会不喜欢陪小于做饭。”

    卡莱尔夫夫真的恩爱到让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程度。是当之无愧的最佳模范伴侣o1。

    但是,最近……

    卡莱尔夫夫之间出现了一点点“感情危机”。

    他们的模范伴侣第一名的地位岌岌可危。

    起因就是在针对小孩的教育问题上,从不脸红脖子粗的恩爱夫夫终于产生了“比较严重”的分歧。

    ——卡莱尔不赞同小于在某些时候教育他们家的宝贝双胞胎。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卡莱尔曾经在某些场合含蓄地提醒过自己的小伴侣,不要在这种时候对孩子发火,小于那几次也的确是听进去了的。

    奈何双胞胎太调皮,小于偶尔一着急,就忘了。然后大动肝火,在公众场合对自己的儿子们发了脾气。

    双胞胎今年三岁了,看起来像是普通小孩四五岁的样子,正是调皮的时候。有时小于把他们带出去感觉自己就像是牵出去了两条活力无限的哈士奇,再加上孩子们天生“体质且体力极好”,很多时候光靠小于和卡莱尔两个人是看不住的。

    这次,吵架的起因就是卡莱尔和小于带着双胞胎去迪士尼玩,小于在迪士尼的冰淇淋小车前把两个举着冰淇淋来回奔跑、差点跑丢的宝贝教训了一通。

    小于其实没有歇斯底里地咆哮,甚至没有特别大声地说话。但是小于在人来人往的步行道绷着脸严厉的教育了兄弟两人,让兄弟俩当场吓唧唧地抹了眼泪,这件事在卡莱尔看来是不可取的。

    当天晚上,卡莱尔就在迪士尼主题宾馆的套房卧室里,对着刚洗完澡、跟自己索吻的小于不合时宜地提了一句自己对他教育方式不满意的观点——态度温柔,措辞含蓄,表情宠溺。

    但小于还是彻底炸毛了。

    “所以呢?好爸爸卡莱尔?你什么意思?这家里就我是坏人是不是?!”

    “小于,我想我们在心平气和地谈话,而不是无意义地发火。”卡莱尔第一次见小于对自己横挑眉毛竖挑眼,心里觉得可爱的同时又莫名跟着乱了一拍。

    “你把这个叫无意义地发火?!”小于彻底要气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教育孩子也是无意义地发火?”

    “不是,没有。”卡莱尔压低声音说,顺手关上了卧室门,他不想孩子知道他们有了分歧。

    “每次出门,这俩小家伙仗着自己的小天使脸蛋为所欲为。反正全世界都是颜控,他们只要一噘嘴一含眼泪,做什么大家都会包容。这种时候如果我们不站出来教育他们,他们会被彻彻底底宠坏!还有这次,万一他们跑丢了,人那么多,我们怎么找?!”

    “我没有说你教育的不对。他们今天拿着冰淇淋乱跑是

    不对的……”卡莱尔向前走了一步,想把小于揽进自己的怀里。他觉得此刻张牙舞爪的小于像一只挥着爪子的小奶猫,有点萌。

    小于偏了偏肩膀,躲过卡莱尔的“拥抱攻击”,插着腰气呼呼地指责道“不,你就是觉得我不该教育他们。古斯塔差点把冰淇淋怼到了人家小姐姐的裙子上,萨缪尔举着冰淇淋洒了一路的奶油,你什么都不说,只知道把人拽回来,默默把地擦干净。大家好像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指责!你难道等着他们自己顿悟吗?!我绷着脸说两句你还不高兴?就好像全世界就我是大坏蛋似的!卡莱尔爸爸,我严肃警告你,你这叫做溺爱。”

    小于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戳了戳卡莱尔的胸口。

    卡莱尔显然对小于发火这件事既慌乱又迷惑,他伸手捉住了小于戳自己的手,努力阐述自己的观点,“我不是溺爱,我的意思是你不该在公共场合把他们说哭,我们可以换一个人少的位置慢慢讲……”

    小于瞪着眼睛皱着鼻子反驳“换一个人少的位置?!迪士尼哪里人少?连厕所都有三四个小孩跑来跑去!你就是在找理由!你看不得我说双胞胎不好!反正好爸爸都是你,坏爸爸都是我!”

    “他们做错当然应该指出来,我怎么能是看不得你说双胞胎不好呢?”

    “上次他们在机场候机厅爬椅子,我直接把人拽下来说了两句你就不乐意地抿嘴角——别以为我没有发现,你就是抿嘴角了!事后,你告诉我可以先把孩子抱下来,晚上回家再慢慢和他们讲道理……再上次,去恐龙博物馆。他们想爬外面的栏杆,我又只是指责了两句,你说我不给孩子留有自主思考反省的时间,应该等回家再说……可是你想想这样现实吗?有些事情不当场教育,晚上谁还想得起来?!”

    “我想得起来。”

    卡莱尔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他半句话说完,抿了抿嘴角,双眼里闪过懊恼,他不想对小于大声说话。

    于是他又把声音压了下来,“每天晚上我都会给他们总结他们今天遇到的事情,做得好和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在外面公众场合说他们,会挫败他们的自尊心,即便你没有用很可怕很恶劣的态度,但是孩子还是会害怕。”

    卡莱尔捏着鼻梁继续说道“长此以往,孩子们也会变得越来越不服管教,底线越来越低,他们会认为做错了事情只要当场挨顿骂就没有任何后果了……你这样教育没有意义,只会让他们觉得他们的爸爸是个色内厉荏外强中干的人……反而没有震慑力。”

    “……”小于被卡莱尔笃定的”晚间再教育“震慑到了,半天都没有找回自己的声音。

    「吵架吵到一半突然觉得对方好有道理怎么办?」

    「不怎么办,忍着。」

    小于知道卡莱尔每天晚上都要和双胞胎说一说”悄悄话“,但是多数他都以为是卡莱尔要讲睡前故事。所以也没有仔细去听过。现在,卡莱尔这么一说反而显得他理亏了。

    这一对比,高下立判,此刻小于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后爹”。

    “……我知道了,是我冲动欠考虑。反正……反正你们都知道怎么教育孩子,我什么不懂还破坏你的教育计划……”

    小于本来只是想胡搅蛮缠一下,但越说心里越惨淡,越说越委屈。想到白天被他说了两句在人行道上一脸惶恐还红了眼眶的两个小家伙,自己也跟着委屈巴巴地红了眼眶。

    “不是——小于,你、我不是——”卡莱尔匆匆伸手,却看到小于背对着他躺在了床边上,一脸拒绝再交流的模样,“我下次会记住的,有点累了,晚安。麻烦你一会儿关下灯。”

    以上就是迪士尼吵

    架的全部。

    卡莱尔尝试过好好安抚小于,比如把人抓到怀里抱着,比如说点好听的情话,但是小于之后态度一直蔫蔫的。

    两天前,一家四口开开心心地出门。小于开车,卡莱尔副驾驶,两个孩子坐着儿童座椅在后排,哼着歌儿,唱着童谣,一路风光快活无限。

    两天后,小于坐在副驾驶戴着墨镜绷着脸看着窗外,卡莱尔无声地开着车,后排双胞胎像是两只做错了事情的小鹌鹑,缩在宝宝座椅里一声不吭,被拉回来了。

    小于下车后什么都没有管,合上副驾驶的门,拎着自己的双肩包就径直上楼了。卡莱尔盯着小于的背影片刻,沉默几秒,又转身打开了后车座的门。两个小朋友自觉自己做错了事情,安安静静地从后排宝宝座椅上爬了下来,跟着爸爸抱着自己的包包灰溜溜地回了家。

    家里只有旅游路过的展大鹏和凯厄斯在,其他人都去玩了。展大鹏一见小于的脸色,再看后面两个灰溜溜的大孙子和一脸无奈的卡莱尔,心里什么都懂了。

    “嗨,过来。”展大鹏招呼自己的大孙子,“你们又闯什么祸惹爸爸不开心啦?”

    双胞胎垂着脑袋无精打采,“我们举着冰淇淋乱跑,撞倒了人,冰淇淋洒了一地……爹地生气了,然后……爸爸也不高兴了。爷爷……爹地和爸爸好像吵架了……我们昨晚听到了……爹地超级生气,我从来没有见过爹地对着爸爸大声说话……”

    “爹地好吓人,爸爸最后也大声说话了,不过只有一小句……不过那也好吓人……”

    古斯塔吸了吸红鼻尖,金色的大眼睛氤氲着雾气,他身边的萨缪尔抿着小嘴角,手指无措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垂着天蓝色的眼睛。

    “大人吵架是是正常的事情。在人多的地方跑来跑去的确是不好的,会给大家带来困扰也会给自己带来危险。一会儿去跟你们爹地道个歉就好了……”展大鹏给小朋友一个人塞一个草莓酸奶,又摸了摸小朋友们的毛脑袋,姿态像是在安抚两只蔫哒哒的小狗。

    “爸爸会不会和爹地离婚啊……”萨缪尔蓝色的眼睛都要红了。

    “噗,什么?离婚??”展大鹏差点被一盒酸奶呛死。

    “电视上都这么演的……父母吵架,就会离婚了。他们一个去中国一个在美国,我和萨缪尔一人跟一个,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古斯塔垂着头小声说。

    “或者可能是我们流落街头……就得靠捡矿泉水瓶卖钱来吃饭……”萨缪尔耷拉着眼角。

    “可能被送去孤儿院,孤儿院的院长会打我们,还会让我们去儿童工坊打工……”古斯塔突然想起了他和萨缪尔前几天看的《雾都孤儿》的电影。

    萨缪尔也接收到了自己哥哥的脑电波,咬着嘴唇委屈巴巴“最后被坏人带走,天天干坏事,变成坏孩子……”

    “……”展大鹏默默从旁边纸巾盒里抽出来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两位小宝贝的肩膀,“去跟爹地道歉,然后问他晚上想吃啥。”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饭久必婚[吸血鬼]》_番外一模范夫夫的育儿日常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饭久必婚[吸血鬼]番外一模范夫夫的育儿日常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