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控制栏可以直接切换白天和夜间模式!

    遗留下来的华夏古老世家并不算少,可有资格以“孔圣世家”为名的人族世家,自始自终,都只有孔家而已。

    带着折叠好的信件,孔云站起身,推开了房门。

    虽然不出意外的话,自家父母应该也会做出同样的判断,但这封信,还是要拿给他们看看的。

    屋外一地阳光灿烂,清澈的湖水从庭院的中央淌过,细看之下还能隐隐瞧见水中嬉游的锦鲤。两岸翠竹林立,粉嫩的小花顺着鹅卵石铺作的石桥,一直蔓延向了不见尽头的远方。见少年缓步走过,园林里清扫落叶的仆人微一躬身:

    “三公子。”

    孔云微一颔首,沿着走廊继续前走,淡金的阳光穿过廊杆镂空的雕花,在地板上留下细碎斑驳的剪影。他转过一个弯,在一间简约雅致的房舍前停下了脚步。

    叩响房门,孔云轻声道:“父亲。”

    在接过那封不算长的信件时,孔云注意到,自家父亲似乎对此并不意外。

    或者说……有种意料之中,终于来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的感觉中,他的预感得到了证实——

    孔适接过了他手中的信件,却没有打开来看的意思。就仿佛……他已经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一样。他只是静静的凝望着身前幼子,眉眼间有些说不出的深沉。

    孔云心中一紧,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子曰,父母在,不远游。云只愿常侍奉在父亲左右,并无远游之意,亦从未忘本……”

    “家人之间的闲聊,不用行这种虚礼。”孔适打断道,男人低下头,注视着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小儿子,神情是难得的柔和:“当然,你能这么想,爸爸很高兴。”

    难得被父亲夸奖,少年埋在黑发间的耳尖不觉微微一红。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和你谈谈这件事了。”说到这里,孔适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思考措辞:“关于,你作为交换生,去霍格沃兹学习的事情。”

    正准备听自家父亲回绝然后继续回书房背书的孔云:“……”

    “从教学的水准来说,封神学堂的确不比霍格沃兹差。”似乎从孔云的沉默里看出了抗拒的意味,想到儿子今年也不过十二岁,却要独自忍受在异国学习的滋味,一向严峻的孔家家主也不免心中一软:“可能只是一两年而已,到时候你还可以回来读书,当然,我和你妈妈,还有你二哥,都会定期去看你的。”

    孔云:???

    不是,说好了父母在,不远游呢?

    第2章 告别

    游必有方。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非得去英国不可。”孔云站在封神学堂的校长室外,心不在焉的望着空荡荡的走廊,神情里困惑又无奈:“可我爸爸告诉我说——我的道缘在那里。”

    什么是道缘?

    简单来说,就是修道之人所遇到的,重要的机缘。

    这种机缘可大可小,小的可有可无,大的则是从一个境界,到另一个境界的提升,一旦错过,可能就终身留在原本的境界,再无进步。

    而一个能够让十二岁的少年,独自前往异国学习的机缘,显然不会是可有可无的小机缘。

    孔云从未怀疑过父亲的话,孔家的关系网中,并不缺乏精通周易卜卦之术的世家,他困惑的是——孔家特殊的法术体系可谓与华夏息息相关,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机缘为什么会在与国学几乎毫无关联的英国呢?

    “李师弟你呢?”孔云偏过头,目光转向立在大门另一侧的少年:“我记得,岛国似乎没有魔法学校?”

    被提问的少年穿着一件深绿金边的素净道袍,褐色的短发上是一顶同色的帽子,身后则背着一把锋锐雪白的长剑。

    这并不是孔云第一次见到香港李家的传(青)统(蛙)道(装)袍,只是每一次看到,都会忍不住因为它的颜色小小的嫌弃一会儿——

    只能说,好看的人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要不是他这位李师弟颜值够高,估计穿起来的效果只会更加触目惊心。

    “是的。”没有留意到孔云目光中小小的嫌弃,李小狼认真点了点头,他想了想,然后才有些含糊不清的解释道:“其实是岛国有家中一位前辈的遗物出现的踪迹,家中命我前去寻回而已。到时候可能会顺便在岛国上学,所以才来提前办好手续。”

    孔云不介意对方的语焉不详,他眨了眨眼睛,下意识重点完全偏离的道:“冒昧的问一下,你那位远亲,是岛国人吗?”

    没听说李家有和岛国人通婚过啊……

    虽然对孔云的问题感到有些奇怪,李小狼也没有多想,他很自然说道:“那位前辈有英国和华夏两国的血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英国魔法师……不过,孔师兄问这个干什么?”

    话音刚落,没等孔云回应,李小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所以说,一个有华夏血统的英国魔法师为什么会把遗物留在岛国?

    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最后还是孔云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一本正经的道:“可能是因为……没去过岛国的华夏人,不是一个合格的英国魔法师?”

    李小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幸而此刻两人身后,紧闭着的大门适时无声的打开,露出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未等对方出声,两位少年同时转过身,恭恭敬敬的向着长者行了一个晚辈礼。

    “姜先生。”

    尽管在今天过后,两位即将前往异国的少年都不能再算是封神学堂的学生,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以预科生还是以正取生的身份,孔云和李小狼都在这里待了一年了,一声“姜先生”,也是情理之中。

    姜子牙微微一笑。这位校长看上去白发苍苍,似已年过古稀之年,面上却显得极有精神,眉目间有种说不出的蓬勃朝气,看向两个少年的目光里,也带着长者特有的耐心与慈祥。

    “交换生的手续都已经办好了,你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行李。”他抬起手,一左一右的搭在两个少年的肩膀上,目光温和又真挚:“我期待你们学成归来的一天。无论何时何地,封神学堂的大门永远向你们打开。”

    ……

    办好了相关手续,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孔云和李小狼约定好到时候书信联络,便在办公楼外挥手告别。

    他独自往外没走几步,就看见了等候在那里的父母,以及一边的朋友们。还没来得及犹豫,孔适就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去和你的朋友们告别吧。”

    二十分钟后,孔云抱着满怀的礼物,和一个黏着他不放的树袋熊走了回来。

    礼物多是他在学校里的同学,以及从小到大的世家朋友送的,像是医家的强效草药,yin阳家的迷你罗盘,兵家的贴身匕首之类的。至于死搂着他不放的树袋熊……

    “……”孔云:“墨小榕,你给我下来。”

    墨榕:“呜呜呜呜云仔我好舍不得你qaq!”

    自千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综]我背论语那些年+番外》_第2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综]我背论语那些年+番外第2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