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拉起控制栏,就会保存当前阅读位置。离开前记得先点下屏幕中间噢。

    顾壬搂着林页的肩,两个人靠着彼此,静静地看着那些蓝色的光芒浮过来,又浮过去。

    天色终于完全暗下来的时候,那些蓝色的光芒越聚越多,沿着整个海岸线扩张开去,浮在海面上与神秘的夜空辉映着,犹如一整个灿烂的蓝色星河坠落人间。

    “顾壬,我有话跟你说。”林页抬头看着顾壬,眼神很是认真。

    顾壬笑着回道:“巧了,我也有,你先说。”

    “好,”林页对着海面微微地笑:“我想好以后要做什么了,跟你一起做你喜欢的事。”

    顾壬把搂在他肩上的手紧了紧,说道:“太辛苦了,”

    “你能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

    顾壬垂下眼,低声道:“我能做到,是因为那时候你不在。”

    等待的时间是最漫长的,尤其是在没有期限的情况下,所以如果有一件事,能让人忘记时间,就不会在乎它有多辛苦。

    林页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顾壬说道:“我能做到,因为你在。”

    顾壬笑着抚了抚他的头发:“好吧,反正你什么都能听懂。”

    顾壬看了一会儿闪烁的海面,转过头来笑着问道:“你不是能听出来我在想什么吗?那我说一句给你猜怎么样?”

    林页想了一下,很有把握地笑道:“好啊”。

    “今天晚上的海好看吗?”

    林页看着海面,眉眼中全是笑意,似乎早已有了答案,却偏要吊一会儿才开口:“你爱我吗?”

    “正解,”顾壬笑着问:“那答案呢?”

    “好看。”林页对着海面轻声回答。

    顾壬拉过林页的手,另一只手松开林页的肩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银色的小圈儿,轻轻地套在林页的无名指上。

    “我爱你。”顾壬看着林页的眼睛,柔声说道。

    顾壬曾想过很多种方式,究竟要怎样说,才能足够表达“我爱你”,却发现无论换作多么动听的一种语言,多么优美的一句话,却依然词不达意。“我爱你”是这世上唯一没有办法被替代的一句话。

    林页看着顾壬的眼睛,才发现原来这万千星辉,却不敌他眼中深情。

    林页接过顾壬手中的另一只戒指,戴在他手上,抬起头时,想说的那句话被顾壬直接吞进了口中,化成了一个深情又绵长的吻。

    林页想顾壬肯定是懂得自己要说什么的,今晚的夜空,大海,和蓝色的星河都知道。

    顾壬拉着林页的手,觉得他的手有些凉,“走吧,我们去吃面。”

    “好”,林页紧紧地回握着,手指触到顾壬手上的戒指,脸上又添了一丝笑意。

    两个人在星空下沿着来时的路慢慢地骑回去,单车碾过路面的声音格外好听。

    第21章 番外

    晚上的时候林页还没有回来,顾壬把家里所有的窗帘和窗户都拉开,整栋楼都通着轻柔的穿堂风。

    顾壬站在餐厅新设的开放厨台前,手里切着一个青柠,耳机里还放着秦屹发过来的会议实录,顾壬chuī着口哨儿,把青柠块儿捏起来随意地扔进杯底,又从酒架上拿下一瓶白朗姆倒进量杯,抬头去剪薄荷叶儿的时候,看见外面的白色车辆在院子里刚刚停稳,急忙拽下耳机,把裹好的冰块儿从冰箱拿出来在桌边砸了三两下扔进杯子。

    林页进来的时候,顾壬手上的杯子正咕咕地冒着小气泡儿,林页把包放在沙发上,一脸无奈地走到厨台边,“顾壬,你不闹我了行不行?”

    这样的场面从两个星期之前开始,林页几乎每隔两天都要看到一遍,顾壬会变着花样儿地调各种花里胡哨的酒哄着林页喝。开始的时候林页还觉着新奇,也就由着他,反正调的样式好看,味道也很好。但是每次喝了之后,第二天早上就会腰酸背疼,浑身被他拆过一遍似的。林页又不会像顾壬一样喝多了就断片儿,前一晚上做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第二天早上都会跟身上的点点红痕一样,一点儿不少地显现出来。这样的次数多了,林页就对顾壬的把戏一清二楚,也不肯再由着他胡来。

    顾壬笑着把杯子端起来,放到他眼前,薄荷叶儿上的酒珠儿闪着诱人的光,“我保证,真的没有放很多酒,尝一口。”

    林页没理睬他,转身去开冰箱门,打算拿一瓶冰水解渴,被顾壬湿凉的手覆住,林页看着他的手,估计是刚才拿过冰块儿,手背都红红的。

    “难得考完试,庆祝一下吧,”顾壬把他的手从冰箱上拿下来,拉着不肯松。

    林页触到他手上的戒指,便用手指去抠,想把戒指拿下来,上回顾壬在海边儿给他戴上之后,林页都没来得及捂热,第二天就又被顾壬悄悄地拿走了,说戴对戒在学校会被怀疑,把两只都戴在了自己的手上,林页怎么磨他也不肯给。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staygold+番外》_第32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staygold+番外第32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