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控制栏“主题”可以切换皮肤和字体大小!

    季灵霄默默转过头去,看着窗外霓虹闪耀的夜景,不知该气该笑。

    “师哥会离婚是因为他们夫妻俩想丁克,家里老人以为是他老婆不想生孩子才怂恿师哥丁克的。师哥工作忙,不常回来,他妈妈就趁机去他家里找他老婆闹,他老婆怎么解释,老人都不相信,最后闹到了她的娘家,搅的三家都不得安宁。他老婆受不了了,就和他离婚了。”

    季灵霄想着早点把事说清楚,免得他疑神疑鬼瞎胡闹了,因此回答家里就主动jiāo代清楚了。不料jiāo代的太清楚,又惹来了猜忌。

    “你们是师兄弟,又不是亲兄弟,他的家务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他告诉你的?他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婆媳不和闹离婚又不是什么光彩事。”

    本来就没多正常的高天宇被雨后chūn笋般的师兄们刺激的更加不正常了,他的师兄不是善类,看别人家的师兄也不像好人,因此越发咄咄bī人,非要季灵霄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安抚他那有毛病的狗头。

    “他老婆提出离婚的时候,他正在国外进修,身边只有我一个能说上话的人。他心情不好,找自己的同门师弟倾诉一下,很难理解吗?”被咄咄bī问的季灵霄有点生气了,脸色和语气都沉了下来,“他一定想不到,他认为不爱说话更不会乱说闲话的人并不可靠。他更加想不到,我把他的家务事拿出来说,是为了证实我丈夫毫无根据的怀疑纯属……”

    “停,可以了,不用再说了。”高天宇察觉事态正向吵架方向发展,连忙叫了停,怕媳妇儿再说下去怕是要气的赶自己出去睡沙发了。发神经的狗头终于冷静了下来,态度随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错了,我道歉,我不该神经兮兮的瞎猜忌,不该bī你说人家的家务事。我无理取闹,我不可理喻,我自己滚去跪搓衣板。”

    季灵霄才冒出头来的火气一下子被堵住了,发不出来,收不回去,不上不下的梗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第54章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

    乱猜忌乱吃醋的下场是,小别胜新婚的夫妻生活变成了老婆好看的后脑勺;早上起chuáng没有早安吻,chuáng边没有熨烫平整的衬衫,洗手台上没有挤好的牙膏;营养早餐变成了牛奶泡麦片,桌边还蹲着一只斥责自己活该的后娘。

    高天宇知道自己活该,但还是委屈的快要拧出水了。他拎着领带跟在季灵霄身后的模样,就像个起chuáng没看到家长拖着小熊公仔心慌无措找妈妈的孩子,低沉磁性的音色都变成了小朋友一般的软声低语:“季叔叔,季叔叔,不要生气了,帮我打领带吧。”

    季灵霄看起来不像在生气,只是背影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奈:“等一下,洗完碗就帮你打。”

    高天宇便拎着领带在后面等,安静乖巧的让人很难将他和昨晚那只酸的几近嗜血吞肉的恶犬联系在一起。

    季灵霄洗完碗回过身看到他这副模样,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但漂亮的眉眼还是被深深的无奈缠络着:“天宇……”

    高天宇连忙说:“我不是看你生气才道歉的,是真的认识到自己不该那样疑神疑鬼,无理取闹。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尊重和信任,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吗?你别一副要谈话的脸,我瘆得慌。”

    “我知道,我没有不相信。我想的说的是,下了班陪我去看看房子,顺便给那些花浇浇水。”季灵霄抽出他攥在手里的领带,帮他打了个工整漂亮的温莎结上去,再将捋直的衬衣领抹平,最后在那张有点呆愣的帅脸上吻了一下,“放松点,你太紧张了。”

    高天宇不甚确定的问:“……你不生气了?”

    季灵霄摇了摇头:“我不擅长那种事,尤其是对你。”

    他听到了什么?

    是原谅吗?是没关系吗?

    不!

    他听到了,因为爱你所以包容,甚至丧失了对你生气的能力。

    高天宇仿佛被捏开嘴灌了一大勺枫糖下去,不仅紧张兮兮的神经线放松下来了,心里甜的咕嘟咕嘟直冒泡。

    怎么能将情话说的这么婉转蕴藉又震耳发聩?简直甜死个人了。

    “宝贝儿,张嘴给我看看,你是不是偷吃蜂蜜了?”

    “我又不是狗熊,唔……别闹了,上班要迟到……唔……”

    早安吻补上了,吻到喘不过来气的那种哟。

    傍晚时分,四肢大敞摊在地上休息纳凉的杨糊糊忽地睁开了眼睛,且听门外脚步声说笑声渐行渐近,杨糊糊终于把自己沉重的身躯从地上拿了起来,变换了一个便于应对突发状况的姿势。

    电子门锁滴滴滴的响了几声,高天宇拉开了自家大门,接着就见嗖地一道虚影从玄关那头掠了过去。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你之于我如鹿向林》_第88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第88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