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没有收尾的作品并非都是太监文,也许...就好比你追求一个人,最终她(他)并非属于你。

    季灵霄隐约明白了什么的样子,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放下筷子,剥了颗虾,放进了冷哥自备的餐具里。

    高天宇酸唧唧地:“我的呢?”

    季灵霄好脾气地:“这就给你剥。”

    众人纷纷投以厌恶的眼神儿,菜够吃了,收起你们的免费狗粮吧!

    这丰盛的一餐花掉了高天宇一个月工资,这还是陈经理给打了八折的折后价,请专业整理师都要不了这一半钱。

    就这样杨澈还觉得不够本儿,换做以前必定要换个场子续摊儿,争取把他下个月工资也提前消费了。现在不成了,傻狗虽然成了不差钱的地主老财,却也有了家室,他的家室还是位作息规律,不喜热闹的大爷。傻狗要陪大爷回家,推杯换盏的续摊儿便成了去他家讨杯醒酒的茶水。

    季灵霄明天还要上班,高天宇就让他先去睡了,自己在外面招待杨澈和以防杨澈喝多了作妖的杨川。

    时尚简约风的客厅里摆着冷哥的huáng花梨茶海,高天宇流畅自如的烫壶温杯,高冲刮沫,再将清亮醇香的茶汤斟进温好的紫砂杯里,手法不输专业茶艺师。

    不是狗少多才多艺,是家里有位爱喝茶的狗爹,偏偏它自己又没手泡,做儿子的只能学起来。

    单从这份耐心来看,他是够的上半拉孝子的。如果他能改改他的狗脾气,让冷哥少操些心少生几顿气,那就是一整个儿大孝子了。可那怎么可能?他要是不犯狗病,他就不是狗娘养的高天宇了。

    “赶紧喝,喝完滚蛋。我这忙活一天了,现在只想抱着老婆睡个好觉。”不犯狗病也吐不出象牙,一张嘴凶残之外自有风雅的假象就崩碎成渣了,叫人想夸他一句都有心无力。

    “你当我真是来喝茶的?哥是来敲打你的。”哪怕揣着一颗今日我要深明大义的心,豺哥也是一副傲娇欠调/教的嘴脸,那张破嘴吐出的每个字都透着一股让人不爱听的调调。

    杨川扯了扯堂哥的衣摆,示意他收敛些,别喜迎新邻居的第一天就喜提一顿打。

    “你也要敲打我?”高天宇乐了,放下公道杯揉着脖子,“成,你敲吧,悠着点别给我敲急眼就成,搬家搬的挺乏的,今儿不想揍你。”

    作者有话要说:再有两章就完结了,虽然收藏惨淡,但写的很开心,希望你们看的也开心。

    第57章 命不济与没良心

    “我听六子他们说,你师兄偏好有主儿的gān粮,是真的吗?”杨澈还没喝晕菜,知道这话不能被季灵霄听见,刻意放低了声音。

    杨川不明就里,也不知堂哥说这些会不会惹宇哥不高兴,连他一块打出去,便加着小心观察宇哥的脸色,时刻准备拉起堂哥就跑。

    “冷哥说德行不好是骨子里的毛病,不是想改就能改的,他想不想改还要另说。”被真深明大义的老婆开解过后,高天宇再谈及这些坦然多了,“但这和我们无关,我们只想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别人爱怎么着怎么着,不关我们的事儿,我们也不挂心。”

    “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你还是避讳点吧。”损友也是友,虽然嘴不好,心还是向着自家兄弟的,“季大爷是深柜,还是被你小子掰弯的,他自己都未必清楚。人家跟你结婚也算豁出去了,好好对人家,别让人家后悔——川儿,松开你的爪子,衣服都给我扯变形了!”

    偷摸拉堂哥示意他悠着点的杨川讪讪地松开了手,对若有所思的宇哥说:“宇哥,我哥喝多了,说话没个轻重,你别往心里去。”

    “谁告儿你我喝多了?哥清醒的很。”杨澈推了下挨着自己坐的小堂弟,“上一边儿去,大人说话,你个小毛孩儿总插什么嘴?”

    杨川象征性的挪了挪屁股,心想:你当我乐意挨着你啊?我是为了方便拉起你逃命,你个不识好歹的大傻子。

    “小川儿,你怎么看?”高天宇忽然点名不够资格插嘴的小毛孩儿,把孩子弄得颇有些受宠若惊。

    “……我说不好,就觉得季老师挺勇敢的。”杨川性情温软,胆子没比杨糊糊大多少,见宇哥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这才放开胆子说下去,“我不是说你不够好,你条件挺好的,但正是因为条件好,所以你有更多选择。季老师不一样,他年纪比你大,顾虑比你多,他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不允许他随意改变现状。如果……我是站在客观立场上假设,如果你追求他,和他在一起,只是一时新鲜,将来分手给你们带来的损失和伤害绝对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我觉得季老师很勇敢。”

    “同样的话,你说出来,比你哥说出来中听多了。不过,我不是问你这个。”耐心听完小孩儿的见解,中肯的做出评价之后,高天宇才点题,“我问的是,你也觉得灵霄不一定是深柜也可能是被掰弯的吗?”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你之于我如鹿向林》_第93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第93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