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没有收尾的作品并非都是太监文,也许...就好比你追求一个人,最终她(他)并非属于你。

    “这我更不好说。”杨澈挠了挠脸颊,神情举止确实透着一股孩子气,中间夹杂着不好意思,“我是个连女孩儿心事都琢磨不透的直男,叫我分辨男人是直是弯,等于把高考题拿给小学生做,超纲太多了。”

    “也是。”高天宇点了点头,视线转向被晾在一边的杨澈,“你好像也是直的,你怎么看出我媳妇儿不一定是弯的?”

    “把好像去了,哥就是直的,这点毋庸置疑。”杨澈别的不敢打包票,对自己的性向还是很笃定的,“你是gay眼看人gay,哥不一样,哥这双眼睛能看人可观心,非直观表象可以蒙蔽的。而且哥是旁观者清,你只能在局里看季大爷,虽然真切,但也局限,哥则是站在局外看你们俩,你什么德行,季大爷什么模样,哥都看在眼里——杨小川儿,你对我的新T恤有意见是怎么着?你再拽下试试,把你手爪子剁下来!”

    我对你的新T恤能有什么意见?嫌它太娇贵,必须要我手洗吗?我是对你那张破嘴不放心,怕你喝多了它更没把门儿的,好好的话非要呛着人家耳朵说,把宇哥惹急了眼连我一块儿打出去!

    杨川气呼呼地鼓起眼睛,像条被激怒的金鱼一样:“我……我……我回家喂猫去,再见!”

    杨澈看着愤然起身的堂弟在门口换了鞋,把拖鞋放进鞋柜,茫然道:“吃错药了?”

    “等等,你落下东西了。”高天宇叫住开门出去的杨川,把仍在愣神儿的杨澈提溜起来,丢垃圾似的往门外一丢,“行了,走吧。”

    大门哐当一关,把借着酒劲儿跳起来要跟傻狗一较高低(一决生死)的杨澈拍在了门板上。

    杨澈张牙舞爪,骂骂咧咧:“川儿你撒开我,老子非教训教训这个狗咬吕dòng宾的狗货不可!”

    “哥,我的亲哥,您可别作死了!咱俩绑一块都经不住宇哥一脚,他一脚就能把咱俩踹一溜滚儿!”杨川抱着堂哥的腰往电梯间拖,“乖,别闹了,咱回家吃夜宵去。晚上光喝酒了,你饿了吧?我给你做炸酱面好不好?”

    杨澈挣扎的力度小了点:“要手擀面。”

    杨川忙不迭的应:“我擀我擀。”

    杨澈挣扎的力度又小了点:“有菜码儿吗?”

    杨川连连点头:“有有,家里有huáng瓜,水萝卜,豆芽菜,还有你最爱吃的青豌豆。”

    “好吧,看在青豌豆的份儿上,今儿就放他一马。”杨澈不再挣扎,顺从的被堂弟弄进电梯,下了楼被温吞的夜风一chuī,忽然满脸痛苦的叫道,“川儿,我想……”

    杨川不待他“想”完便把人扶到了绿化带前,等他稀里哗啦的吐完两拨,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纸巾,帮他擦gān净嘴,把人背起来,唉声叹气的往家走。

    杨澈趴在小堂弟不算宽厚的背上,喷吐着酒气碎嘟囔:“川儿,你别那么早找对象,没用。你现在处了对象,毕业也得分,还不如等毕了业,家里给你分配个能结婚的,直接奔着娶妻生子去,能省不少事儿呢。”

    “嗯,不找,不费没必要的事儿,我等分配。”杨川好好是是的顺着醉鬼说,心想,我还不知道你么?你是怕我jiāo了女朋友搬出去住,你没了这么好使唤的老妈子。我上辈子肯定欠了你的,这辈子托生成你弟弟就是还债来的。

    杨澈那双能看人可观心非直观表象可以蒙蔽的眼睛,没有看到堂弟脸上的哭笑不得,也没有dòng穿他心下的无可奈何,听他一径应是,满意的咧开嘴笑了笑:“真乖,我们家小川儿最乖最听哥哥话了。”

    杨川苦笑:摊上你这么个讨债鬼哥哥,我敢不乖吗?乖还隔三差五挨收拾呢,不乖早死你手里了。

    杨澈欣慰了夸了堂弟一路,到了家门口,看小堂弟抹着汗开门,忽然叹了口气:“我们家小川儿哪都好,就是命不济。”

    杨川惊奇地的看向他:“哥,您这是良心发现了吗?”

    杨澈迷茫的眨巴眨巴眼睛:“你命不济,关我良心什么事儿?”

    杨川:“……”

    敢情不是良心发现呀?亏我刚刚还有那么一丢丢安慰,真是làng费感情!

    杨澈拍了拍小堂弟的脑袋,前言不搭后语的宽慰道:“没事儿,你命由你不由天,天不疼你,哥疼你。”

    杨川彻底不想理这个喝多了更加自以为是的混球儿哥哥了,他还是做炸酱面去吧,现和面现擀,还得备四样菜码儿,挺费事儿的。

    另一边的高天宇麻利的冲了个澡,一头短毛没晾gān就爬上了chuáng。

    开着空调的卧室里有些凉,季灵霄许是睡冷了,颜色素雅的夏凉被从下颏裹到脚,只露出一张俊美恬淡的脸,被暖huáng色的chuáng头灯镀上一层光晕,看起来毛茸茸的,令人心里发软。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你之于我如鹿向林》_第94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第94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