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没有收尾的作品并非都是太监文,也许...就好比你追求一个人,最终她(他)并非属于你。

    高天宇伸手过去,季灵霄将醒未醒的翻了个身,被两条有力但也轻巧的手臂纳进怀里,迷蒙里听到丈夫说:“自从见了你师哥之后,我就对自己的gaydar没那么自信了。宝贝儿,你实话告诉我,你是天生弯还是被我掰弯的?”

    第58章 完结

    季灵霄从被子里抽出一只手,哄孩子睡觉似的拍着他的背,口齿粘缠不清的念起了苏州童谣。

    高天宇虽然听不太懂,但囝囝什么意思他还是晓得的,他老婆这是拿他当儿子哄了。

    “我看起来很缺母爱吗?”高天宇哭下不得,把他的手拢回怀里,吻了吻他努力想要睁开的眼睛,“好了,不问了。就当你是被我掰弯的吧,掰弯直男罪孽深重,我拿一辈子还你,宠你一辈子,说好的。”

    季灵霄也便不再动用他那比口齿还粘缠的左脑了,懵懂顺从的回了一句“好的”。被子裹成的茧子被人轻轻解开,季灵霄落进了超大只的囝囝的怀抱里,心满意足似的翘了翘唇角,安然入梦。

    相差十一岁的爱情能有这般模样,确实称得上童话般美好了,但即便是真正的童话,其中也存在反派角色和不安定因素。

    随着一家三口迁进新居,陈师兄也成功的将自己代入了“故事”里。说他是反派,他也没有给季灵霄递毒苹果,只是每每遇见高天宇,他都会抓紧机会伸出橄榄枝摇晃两下。

    不是有主儿的gān粮格外可口,也不是要以夺人伴侣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魅力,他只是在时隔多年之后,忽然得知,一开始被自己贴上“玩世不恭,当不得真,用不得心”此类标签的小师弟,其实是可以认真的。你认真对他,他就会认真对你,给你làng漫的爱情,给你婚姻做承诺,与你共享他的财富和未来。

    而他却大意的错过了以心换心的时机,如今再见,看到他身边那个因为得到了这一切而洋溢着幸福光芒的男人,不甘便从心底弥漫出来,如同恶意的蔓草一般勒绞着他,支配着他。

    高天宇又不是块木头,哪能看不出只要自己有所回应,哪怕只是一个稍显暧昧的眼神儿,对方就会立即把自己包成一个绑着大红蝴蝶结的肉包子,代替橄榄枝抛到他嘴边?可这样的包子,别说张嘴吃,多看一眼都嫌倒胃口。

    少爷有家有室,媳妇儿美若下凡的鹿仙子,又甜又软又温柔,脚趾头都比你个馅儿是坏的馊包子闻着香,傻bī才跟你玩儿暧昧。

    这天陪冷哥出来遛弯儿,又碰上了家里也养着狗的馊包子前任,涵养度也随根儿(根儿上涵养度也不高)的高天宇没忍住,冷眉冷眼的撅了他一顿。

    陈雪松细白的面皮忽青忽白,握着牵引绳的手像是要将绳子绞断一样,难堪的留也是去也不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只是朋友。”

    “我不跟前任做朋友,老子没这爱好,我媳妇儿也不支持,以后躲我远点,我也会躲你远点……”高天宇话未说完便被担心他一混到底对小零动拳头的冷哥扥走了。

    陈雪松气的浑身发抖,想朝着那张狂bào躁的背影大骂,你当老子多稀罕你!话到嘴边又被咬碎了吞了回去,骂出来又如何?徒增难堪罢了。

    “我想给他脸,他自己不要,非bī着老子放下风度跟他聊!”险些把人气抽过去的高天宇还七个不平八个不愤地,“我就够有病了,他比我病还重,操!有病不吃药,非他妈蹿出来膈应人!您要是不拉着我,他要是再磨烦一句,我就送他去医院醒醒脑子!”

    冷哥:……儿子,你有风度那种东西吗?

    高天宇:“怎么没有?您儿子是绅士,只不过绅士风度是留给正常人的,他不配。”

    冷哥:绅士,你可闭嘴吧,你比他还不要脸。

    高天宇骂骂咧咧的回了家,进门鞋子一蹬,脚步仍带着怒气,咚咚咚的进了厨房,抱住正在切水果的季灵霄,嗷呜一口咬在了那截儿白皙修长的脖子上。

    季灵霄唉唉的叫了两声,脖子被大狗子当磨牙棒也没脾气,还反过来关心他:“这是怎么了?”

    高天宇气呼呼地:“那个馊包子又凑上来撩我,恶心!”

    “……”季灵霄捂着脖子回身问他,“他惹你,你咬我gān什么?”

    高天宇仰着下巴,凤眼微眯:“关注点不对,给你个机会,重说。”

    季灵霄慎重的思量了下,重新开口:“他怎么这么不识趣?下次他再这样,你就骂他。”

    高天宇脸色稍霁,下巴压低了一点:“你吃醋没?”

    季灵霄下意识瞥了眼流理台上的醋瓶,怀疑自己说没,会被捏开嘴灌一大口陈醋下去,于是把捂住脖子的手换到了腮上:“好酸。”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你之于我如鹿向林》_第95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你之于我如鹿向林第95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