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sbook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可以看到当前章节及切换阅读主题!

    他发誓最开始他接近杜析文仅仅是因为导师指明要他们二重唱,他又是个在音乐上追求极致完美的人,所以把大部分时间和jīng力都花在了和这小孩儿的磨合上。

    至于这种单纯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他还真说不上来。

    他只知道,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杜析文。

    “楚秋哥,我觉得这里可以改一下,换成你主唱我和声,反正我音高,咻一下就能上去,不然你连着唱高音太累了。”

    他们下一期节目要合唱的歌是经过重新编曲的《燕尾蝶》,他们为了让歌曲在演唱时更有感染力和震撼力,把副歌部分改成了连续高音。由于是二重唱,他们的设定是,负责唱主音的人可以比和声的人低一个八度,一个声沉,一个声柔,可以在听觉产生层次感,不会让人觉得声音一下子拔高,听上去特别突兀刺耳。

    但这里有一个难点,副歌前一小节到副歌开始的地方有一个一秒从平原飞跃到山顶的转音,转音结束后直接就是全程高音的副歌,楚秋先前主动揽下和声是怕杜析文连着飙高音太累,想帮他分担一点,没想到这孩子和他是同样的想法。

    “不行,这样对你嗓子的负担太大了,”楚秋一口回绝,在乐谱上把那一段副歌用大括号括起来,在旁边写了自己的名字,“你还年轻,需要好好保护你的嗓子,不能过度用嗓,不然会对声带有影响。”

    “我肺活量大,轻轻松松飙高音,不会给嗓子造成负担的。”

    楚秋没接他这话,只是轻轻瞪了他一眼,带着些许警告的意味:“不许乱来,我是前辈,你应该听我的。”

    得,拿身份来压人了,看来是真没商量的余地。

    在楚秋的记忆里,杜析文从来不会跟他唱反调,两人意见不合的时候,只要他明确地说了“不行”、“不可以”,这孩子就会顺着他的意思去做,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qiáng硬的一面,向来都是顺着他的——除了那一次。

    那期节目,他们凭借《燕尾蝶》这首歌拿了个全场第一,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不管是粉丝还是四位评审老师,都说他俩的声音是天作之合,想看他们更多的合作舞台。

    有时候楚秋会想,圈子里这么多歌手,为什么偏偏是杜析文跟他最合衬,让别人觉得他们是音乐上的灵魂伴侣。

    杜析文从小就喜欢唱歌,在他连话都还不会说的时候,就已经会哼哼一些大人们经常唱的童谣了。

    他父母从事的工作跟音乐沾不上边,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会计,照理说他们的孩子应该会对数字更敏感一些,可他偏就对代数几何提不起一星半点的兴趣,看到数学题就头疼,一上音乐课就来劲,没少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和文艺晚会。

    上高中的时候,他跟父母说以后想成为一名歌唱家,想从事跟音乐相关的工作,在父母的支持和鼓励下他报考了伯克利大学,然后在入学后的第一年拿了个全A。

    他是在网上看到《Tomorrow》这个节目的报名的,他想都没想就填了报名表,托朋友帮他录了一段唱歌视频打包发了过去,不出意外地收到了复试的通知邮件,一路过关斩将,成了那二十四位幸运儿中的一个。

    喜欢唱歌的人总是渴望舞台的,没人会吃饱饭没事gān唱歌给自己听,多少希望能得到一点别人的认可,得到一句夸赞。

    他算是个挺开朗、外向的人,环境适应能力不差,但一个人突然到了一个全是陌生人的地方,多少会有点紧张和不适,所以哪怕遇见主动亲近他的楚秋,他还是慌张到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想,他可能就是为了遇见楚秋才来到这里的吧。

    “不愧是进伯克利第一年就拿了全A的小朋友,音准和节奏掌握的很好。”

    “你过奖了,跟你比我还差得很远呢!”

    楚秋很喜欢夸奖他,无论是私下的排练还是公演完的后台,这人似乎是把这世间所有的赞美之词都用在了他身上,让他觉得有点飘飘然。

    最开始导师要他俩组二重唱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qiáng扭的瓜不甜,男高音和男低音注定无法在一起,是得不到祝福的。

    后来他自己打脸了。

    谁能想到,他们的声音合在一起回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但有一点他想对了,男高音和男低音是注定无法在一起的。

    不管他们的声音有多合衬,CP粉觉得他们有多般配,有缘无分就是有缘无分。

    他们合唱的第一首歌是《可惜不是你》,抽到这首歌的时候成员们同一时间发出了爆笑,齐齐向他们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两个大男人要在千万观众面前深情对唱“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这场面怎么想都觉得好笑。

    爱巴士书房文学作品网,《我磕的CP比我写的文还甜》_第86章_全本作品转载于网络 - 爱巴士书房

    首页

    我磕的CP比我写的文还甜第86章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